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垓下之围”:要么死掉,要么伟大

“九四”过去两年了,加密货币交易所却更多了。

2017的比特币辉煌,交易所和矿机成了最大的受益者,轻松登上了金字塔顶。矿机随着纳斯达克的声声钟响,上岸了。而交易所却再次陷入了监管的“沼泽”中。

过去,加密货币疯狂的10年中,交易所就如一个巨大的资金漏斗,沉淀了市场中最多的资金。即便是在熊市,它们也依然赚得盆满钵满。

凭借“币圈收割机”的天然优势,交易所在2018年以来的惨淡行情中存活下来并持续获利。实际上,在熊市的窘境中,交易所们开始剑走偏锋,从币股交易、上线模式币、孵化传销币,到抢夺合约交易、开设高倍杠杆、出卖理财产品,花招接连不断,乱象愈演愈烈。

可是,“九四”不是一纸空文。

当监管再次来袭,交易所又一次站上了风口浪尖。然而,这一次,他们或将因“监管沙盒”而正名。但雄霸全球的加密交易所黑马币安却被甩下了车。

一、交易所的生死存亡之际

“九四”时隔一年,交易所面临的压力已不可同日而语。进入11月以来,加密货币的监管问题再次白热化,各省市对虚拟货币展开专项整治,各种交易所关停、跑路的消息甚嚣尘上,引发全国震动。

10月25日,国家队“官宣”区块链后,币圈还沉浸在一片欢呼之中,“监管之靴”却迅速抵达。一个月内,“北上深”等多地政府部门接连对虚拟货币交易展开强监管。而其中,加密货币交易所成为重点排查对象。

11月13 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关于交易场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申明“北京市未批准任何交易场所设立分支机构,如有外埠交易场所(重点为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11月15日,上海监管机构联合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要对虚拟货币交易所等进行摸排,力求打早打小。 11月29日,深圳作为全国区块链企业最多的城市,监管层开始重点排查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根据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我国共关闭在境内新发现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6家,分7批技术处置了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203家,通过两家大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关闭支付账户将近10000个。其中,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也包含在内。

这被圈内称为“距2017年九四监管以来,交易所面临的第二次灭顶之灾”。

10月30日,Biss交易所因涉嫌诈骗集体被抓的消息传遍了币圈,引来了首次恐慌。

11月11日,人民日报旗下证券日报对BiKi交易所揭露报道,称其上线“无项目落地,无技术支撑,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杜均在朋友圈连续辟谣。

11月13日晚间,币安和波场的微博官方账号被封,紧接着,币圈封号潮来袭。

在各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中,Biki、抹茶、币安等多家交易所均被官媒重点点名,更多小交易所被爆跑路。毫无疑问,这是一场交易所无法摆脱的监管困境。

重压之下,交易所们正在奋力探寻新的求生通道。抓捕潮面前,为躲避抓捕,多家交易所匆忙退租,实施分布式办公,办公室人去楼空,主要负责人紧急出境、竞相逃离。

二、海南特区“监管沙盒”:交易所的希望与出路?

强监管并不意味着“一刀切”和“彻底封杀”,而是规范化与合规化。

尽管数字货币行业存在诸多乱象,但在全球争相布局的区块链趋势之下,加密货币已成为世界潮流,已在全球金融市场占据了不可或缺的地位,而我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不可能不参与数字货币的发展。同时,市场也需要新的投资形式以丰富百姓的投资需求,投资也需要与时俱进,跟随时代进步和创新。而加密货币交易所作为中间的交易环节是必不可少的。因此,市场亟待一种新形式来测试这种新兴事物发展的可行性,以在鼓励创新和防范风险之间达到平衡。

而“监管沙盒”恰恰是一个有力工具。

监管沙盒(Regulatory Sandbox)的概念由英国政府于2015年3月提出。按照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的定义,“监管沙盒”是一个“安全空间”,在这个安全空间内,金融科技企业可以测试其创新的金融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营销方式,而不用在相关活动碰到问题时立即受到监管规则的约束。在此过程中,能够实现金融科技创新与有效管控风险的双赢局面。

作为首创“监管沙盒”金融监管体系的英国,其部分地区已经将“监管沙盒”引入区块链、加密货币模式中,如今,英国首批“监管沙盒”已收录60家公司,其中1/3涉及区块链、加密资产或“分布式记账”技术。

随着各国政策的接连出台,加密货币被纳入“监管沙盒”已不再是新鲜事,而加密货币交易所也顺理成章被“沙盒”考虑在内。

我国在寻求数字货币的监管中,也考虑将“监管沙盒”作为主要工具。

2018年11月1日,香港证监会宣布,将会把加密货币交易所纳入“监管沙盒”。这意味着,在沙盒结束之后,如果香港证监会认为现阶段应当对加密货币交易所施行监督管理,那么香港证监会就会将加密货币交易所纳入监管之下,并很有可能向交易所发放牌照使其走向合规化。

从香港已经公布的相关规则来看,申请进入监管沙盒的金融机构,账户上至少需要500万港元的资金储备,另外律师帮忙申请走程序等需要两300万港元,最终能否通过证监会还未知。此外,进入“沙盒”的交易所竞争主要在安全、流量和合规性上。若在当地被宣布非法或被驱逐,那么在当地推动的所有业务也将瞬间归零。这也意味着,在各个国家和地区拿到牌照越多,也越有利于项目的快速融资。

也就是说,进入香港监管沙盒计划的交易所必须满足“资金实力雄厚”“积极拥抱监管”两大要求,这已经令大部分小交易所望而却步。

除香港外,国内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沙盒”计划也开始在海南逐步铺开。12月1日,海南国际离岸创新创业(三亚)试验区正式揭牌,欧克集团、天涯社区、德鼎创新成为首批入驻该试验区的区块链企业。

海南试验区是海南省推进国际离岸创新创业示范区建设以来首个挂牌的试验区,该试验区将通过数字加密、区块链等模式,引入监管沙盒模式。

这对于正身处水深火热中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来说,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同时也为数字货币的合规道路提供了更多试错机会。

对此,新华社报道称,回顾数字货币与区块链在监管沙盒中的落地与发展,通过数字货币实验区来争取转型和合规化具有一定的可能性。

但是,由于加密货币具有波动性大、匿名不可控等基本特性,加上现阶段下,加密货币依然缺少用于交换商品和服务的应用场景,很多国家对加密货币仍持谨慎态度。即便是在英国、香港等的“沙盒”试验中,加密货币使用场景也是有限的,依然不足以证明其投入使用的可实施性。

相对比而言,海南为数字货币提供的应用场景还算充分。

2018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指出将在海南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并鼓励海南发展赛马运动项目等博彩业。

海南博彩业的开放,为加密货币的商业应用提供了一个天然的跑道。与法定货币相比,除却监管优势之外,加密货币在博彩游戏中的支付中具有多重优势。

一方面,加密货币为博彩业的存提款提供了便利。对于博彩初学者来说,不必共享个人或银行信息即可启动交易,他们可以立即存款并开始玩自己喜欢的游戏,万一下注或想提款,平台可以在24-48小时内快速处理,资金将直接出现在初学者的钱包中,过程省去了多个银行清结算环节。

另一方面,基于区块链技术,加密货币可以解决了博彩业中存在的数据不安全,付款处理缓慢,不同地区设置高额消费限制等令全球赌徒最头痛的问题。

乍一听,海南试验区似乎成了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康庄大道,但细想一下,海南的“监管沙盒”政策中对交易所的入驻规则、由谁监管、如何监管等规范性细则问题依旧未完全公布,而这些问题也正是一把悬在数字资产交易所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若海南的监管政策向香港看齐,那么符合监管要求、能够进入实验区的交易所则九牛一毛,而在沙盒结束后的未知新监管中求取出路则更是难上加难。

三、火币、欧科上岸,币安掉队

加密货币茹毛饮血,荆棘丛生的时代已经过去,走向合规化、牌照化是大势所趋。海南“监管沙盒”在国际及地方政策的支持下,或将带领加密货币走向更加深远的未来,成为未来的“深交所”“上交所”,甚至替代“纳斯达克”成为数字经济时代下新的国际金融中心。

而在这一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争夺战中,交易所要么死掉,要么伟大,而谁率先入场,谁就突破了“垓下之围”,引领加密货币走向汉武盛世。

面对生死关头的“垓下之战”,三大交易所中,火币与OKEx将未来发展重点转移至合规业务,并先后布局海南,抢夺先机。

回顾过去两年,火币合规化之路可谓是遍地开花。

2018年3月24日,火币集团旗下的火币美国(HBUS)成功获得美国MSB牌照,这意味着HBUS可以在美国大多数州开展交易。2018年9月,火币通过收购在日本拥有合法牌照的BitTrade交易所,在日本取得合法经营地位。此外,火币还在澳洲、英国、加拿大等国家设置了合规团队,正在这些地区和国家积极推动数字货币运营的合规化。

同时,火币也一直在寻找国内的合规化之路。2018年9月,火币中国先是收购了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希望通过借壳上市港股,失败后火币雷厉风行地顺着政策的春风押注了海南。2018年11月1日,火币还进入香港证监会发布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监管沙盒计划之中。

紧随其后的OK,也在全球合规化进程中稳健登场。

OKex紧随火币入驻海南,也足以说明在交易所的突围之战中,海南已经成为交易所在突围监管的“垓下之战”重地。但过去两年,与火币一样,欧科集团在合规化的路上经历了同样的坎坷。

2018年4月,OK国际与韩国最大的互联网集团NHN共同打造合规韩元数字资产交易平台OK韩国站。2018年7月12日,OK正式获得美国MSB(货币服务商)牌照,并先后进军马耳他和菲律宾等国。2019年2月1日,日本虚拟货币交换业协会(JCVEA)添加5家公司至“二级会员”名单,其中包括OK日本。2019年1月17日,徐明星通过场外收购前进控股股票3,182,790,001股,占已发行的有投票权股份的 60.49%,OK集团想要效仿火币集团收购桐成控股,意图“曲线上市”。曲线合规失败后,2019年11月28日,OKCoin币行母公司OK集团摇身一变成为欧科集团,进驻海南,更名不过3日的欧科集团,在12月1日海南国际离岸创新创业(三亚)试验区揭牌当天,与天涯社区、德鼎创新共同出现揭牌仪式上,成为首批入驻试验区的三个企业之一。

而对于欧科集团的入驻,海南省副省长王路表示,数字资产交易怎么做不清楚,但海南希望成为国家示范区。这也意味着,海南在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发展过程中,将提供一个更为宽容的平台,为欧科集团的合规化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由此看来,先后入驻海南的火币与欧科似乎已经成功上岸。

然而,在这场合规之战中,币安已经摔落马背。

2017年杀出来的交易所黑马币安在半年之内曾闪电占领大部分加密市场,称霸全球,成为首屈一指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却折戟2019年,重蹈黑马Fcoin的覆辙,闪电被甩。

如今,与火币、欧科相比,币安显得惨淡不堪,不仅在技术安全上频频暴雷,平台的安全性备受质疑,在此次金融监管风暴中也没讨到甜头,“出不去,也回不来”,挣扎徘徊在国内国际的合规化之路上。

11月22日,币安被爆在上海的办事处遭警方突袭后关闭。尽管联合创始人何一再一次紧急公关,称币安在2017年就已关闭在沪办公室及相关业务。但仍有知情人士爆料,币安在上海的办事处是主动让员工回家办公,并消除了所有人的打卡信息,暂避监管风头。

而在全球的合规化道路上,币安走的也并不平稳。

2018年 3月22日,币安因未在日本注册,并有可能给投资者带来损失,收到日本金融厅的警告:“若币安继续在日本开展业务,金融厅将通过国际刑警提出刑事指控。”之后,2018年9月,币安再次收到美国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最后通牒,要求其配合监管调查,否则将被采取刑事措施。2019年2月14日,币安App被苹果和Google Play同时下架,至今未恢复。如今,币安已对美国、中国、日本、伊朗等多国用户关闭服务,其去中心化交易所Binance DEX或将成为各国对币安加强监管的新条件。匆忙之下,币安于12月3日收购北京区块链初创公司DappReview,希望通过在国内收购第一家全资子公司实现突围。

可见,在这一场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垓下之战”中,币安失势,火币、OK已上岸。

 

作者:Darcy

编辑:Never

出品:星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