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2019-10-13 评论

成立6年的Circle,是当之无愧的明星区块链项目——号称“美国版支付宝”,获得高盛、百度、比特大陆青睐,已完成5轮融资,总融资数超过2.5亿,高峰时期估值30亿美元。 

但Circle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10月3日、4日,Circle在两天内向以太坊网络连续增发约5000万枚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而算上之前的数目,Circle在两个月内增发了近1亿3000万枚USDC,折合人民币价值近10亿元。 

除了频繁增发USDC,今年以来,Circle将部分业务的运营地转移至百慕大,以及关停了旗下的Circle Pay和Circle Research服务。原本要做“支付业务”“现实虚拟世界桥梁”的Circle,如今布局交易所、更偏向加密货币交易产业链。 

从支付到交易所,转型后的Circle,能否继续获得监管、资本和用户的宠爱?

今日推荐 |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美国版支付宝

曾经的Circle,有着“美国版支付宝”的美称。 

2013年,杰瑞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创立了Circle,总部设在波士顿,最初定位于“消费金融公司”,旨在建立一个比特币支付和转账平台。 

“当用户需要转移资金时,只需短期买进比特币,就能将关联账户中的美元或英镑等资金转移到其他账户了。”有业内人士这样描述其业务。 

举个简单的例子,之前国际转账需要等待银行、SWIFT3-5个工作日的确认,但使用Circle,可以实现“现金——比特币——现金”,快速转账。 

据麻瓜派(ID:muggle_block)了解,在创办Circle前,杰瑞米也曾创办过一个在线视频平台Brightcove,并成功上市纳斯达克。因此,出于对杰瑞米的信任,Brightcove的投资人们决定继续支持杰瑞米,给了他9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而这笔融资,“创下了当时加密货币公司有史以来的最高融资额”。

Circle意气风发,在外界还在争论、探讨比特币和区块链概念的时刻,继续得到高盛等知名风投机构的青睐,并获取了监管机构的高度认可。 

2015年8月,Circle获得高盛集团和IDG资本领投的7000万美元融资;9月,Circle又拿到了纽约金融服务局颁发的第一张数字货币许可证BitLicense,这意味着Circle可在纽约州持证提供数字货币服务。 

之后,Circle慢慢走进更广泛人群的视野。 

拿到牌照后,Circle便宣布旗下的比特币应用程序Circle Pay可以支持人们进行比特币买卖和转账交易,转账的过程中没有手续费,用户可以通过绑定Visa和万事达卡在Circle账户中充值美元。 

到了2015年年底,Circle将Circle Pay打造成了一个社交软件,与现在的微信类似,而这也为Circle的第一次转型埋下了伏笔。 

今日推荐 |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Circle Pay界面截图(图源网络) 

2016年是Circle高歌猛进的一年。 

4月,Circle拿到了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颁发的电子支付牌照,这也是英国监管机构首次向经营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业务的公司颁发许可证,意味着英国甚至整个欧盟区域都为Circle敞开了大门; 

6月,Circle完成关键的D轮融资。这次融资,募集了6000万美元,IDG领投,并且有多家中国公司参与,百度、光大、宜信、中金甲子等众多中国企业纷纷跟投。 

有了中国企业的加码,随后Circle便将业务扩展到中国,成立了分公司Circle China。TechCrunch此前文章显示,这有可能是(百度为首的)中国企业试图与“腾讯和支付宝抗衡”所采取的措施。 

到了2016年9月,苹果IOS 10的iMessage上支持用户用短信进行美元、比特币等转账操作,而其中涉及到比特币转账的服务正是Circle提供的。 

据36Kr此前文章显示,2016年Circle共处理10亿美元以上的交易,全年用户数量增长率超过1000%。 

这是Circle发展的第一阶段:以比特币交易业务为核心。至此,Circle基本和比特币交易划上等号,“就差成立一个正式的交易所了”。 

2016年底,比特币分叉、扩容之争愈演愈烈,上限为2100万的比特币显然满足不了Circle越来越壮大的交易体量。“三年过去了,比特币的发展速度放缓了很多。”杰瑞米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看到了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的缺陷,Circle于2016年12月7日宣布“放弃比特币业务”,保留比特币及美元等法币的转账业务,但用户无法进行比特币买卖,想要进行比特币买入卖出等交易的用户会被“导至Coinbase”。 

或许是看到中国当时的社交支付十分繁荣,杰瑞米再次提到“社交支付”,并表示“Circle会把业务重心转移到社交支付上”。 

不过,Circle接下来的布局,却和“社交支付”口号相差千万里。Circle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生意蠢蠢欲动。 

“华尔街金融巨鳄”? 

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上,“最赚钱的”莫过于交易所——Circle发展第二阶段的关键词。 

2017年10月,Circle推出“Circle Trade”,提供加密货币场外交易。截止到2018年2月,Circle Trade每月处理价值20亿美元的交易。

 “杰瑞米淡化了比特币(支付)在Circle业务中所扮演的角色,开始做更多关于赚钱的工作。”在与杰瑞米交流后,Coindesk这样总结道。 

2018年2月底,路透社消息称,Circle花4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Poloniex(后文简称P网)。这一消息在当时的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而据星球日报此前文章显示,这一收购早在2017年就已完成。 

据麻瓜派(ID:muggle_block)了解,在当时,大部分主流媒体对Circle这一举措非常看好。 

《财富》杂志专门写了一篇Circle的特稿,文中指出,Circle已经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场外交易平台Circle Trade每月有着高达20亿美元的交易量,美国和英国的监管机构对其开放绿灯,IDG等主流资本也在持续加码,业务扩张到了中国市场,再加上收购P网后可以获得的客户,Circle可能会成为“华尔街金融巨鳄”。 

市场、资本、监管、用户独宠Circle,天时地利人和,Circle全都拥有。 

也有一部分人更关心Circle收购P网的影响。比如,P网是否能借助Circle的BitLicense成为了持牌数字货币交易所?Circle的法币通道提供给P网后,华尔街的正规军们多了一个光明正大投资数字货币的渠道? 

专业人士的猜测中,隐隐透露出对P网本身的担忧。因为早期的P网饱受诟病,用户抱怨自己的存款不翼而飞、账户频繁被锁定、资金撤出困难等。甚至有twitter用户讽刺其为“国际黑手党”(international mafia)。 

今日推荐 |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twitter网友评论 

除了收购P网进军交易所赛道外,Circle还看中了稳定币市场。 

2018年7月,在拿到比特大陆1.1亿美元的投资2个月后,Circle联合Coinbase推出了锚定美元的稳定币USDC。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目前,以太坊网络上流通的ERC 20 USDC约有4亿7600万枚,已上线的交易所包括Coinbase、OKEx、Poloniex、Kucoin等。 

除此之外,Circle的布局也延伸到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方方面面。2018年10月,Circle收购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建立Circle Reseach平台来提供加密货币行业消息和报告。 

彼时的Circle俨然成为一个提供多样化加密货币业务的公司,其业务范围主要有6种:Circle Pay帮助客户免费转账;SeedInvest用于筹集资金;Circle Trade提供场外交易服务;Poloniex交易所提供不同的加密货币交易;USDC为Circle发行的稳定币。 

从“美国版支付宝”到“未来的华尔街金融巨鳄”,Circle已然成为区块链创业领域最闪耀新星。但就在这扩展、转型的时刻,Circle发展遇到了问题。 

裁员、违规、公司估值大跌 

据麻瓜派(ID:muggle_block)统计,Circle的问题最早出现在其公司估值的变化。 

2019年2月,cointelegraph日本站文章指出,在SharesPost的股票交易平台上,Circle公司估值为7.05亿美元。而2018年5月,Circle获得比特大陆1.1亿美元投资时的估值高达30亿美元,短短9个月内,Circle的估值跌去了3/4。 

5月,在Coindesk的一篇文章中显示,Circle已裁员30人,约占员工总人数的10%,后来接连又走了3位高管。 

与此同时,在收购P网后,Circle与监管间的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 

2019年5月13日,P网宣布将在美国用户的页面中下架9种加密货币。因为根据美国法律,这些代币已接近证券的概念,但它们却并未在SEC被注册,有违规风险。 

而作为Circle业务重心之一的P网,作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其利润来源便是项目方的上币费和用户交易产生的手续费,同时下限多种加密货币对P网来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或许是因为P网业务受挫的缘故,作为Circle CEO的杰瑞米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在公开场合表达对美国现存加密货币监管政策的不满。 

今年5月20日,杰瑞米更新了4年都没更新过的博客,发了一篇名为《美国加密货币政策需要改革》的文章,文中语气激昂的呼吁国会制定加密货币相关法案: 

我们正在向国会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诉求,我们正在向全球政策制定者发起加密数字合法的战斗(We are taking the fight for crypto to Congress!We are taking the crypto fight to policymakers globally)。 

今日推荐 |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Circle网站部分截图 

到了7月30日,被邀请参加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召开主题为“审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监管框架”听证会时,杰瑞米也多次提及美国对加密货币行业缺乏透明开放的监管措施。 

不确定性和限制性监管环境的结果已经导致许多数字资产项目和公司在美国境外注册,并阻止美国个人和企业获得相关产品和技术;

美国不应该用100年前的法律来监管21世纪的技术;

监管机构应该制定专门的规则,而不是将加密活动纳入现有金融体系的监管中。 

公司估值大跌、业务受挫、人才流失,不可否认,加密货币周期是其中一个因素,但作为曾经受到无数人追捧的明星项目,Circle需要寻找新方向。

 

砍掉支付、“逃离”美国 

据DAppTotal.com数据显示,从8月6日到10月4日,短短两个月的时间,Circle在以太坊网络上4次增发USDC,数额总计约一亿三千万枚,而杰瑞米也曾表示会将更多精力放在USDC和“建立免费,开放和透明的全球支付网络”上。 

Circle开启了第三阶段。Circle未来将围绕USDC业务再次转型,而这又具体可以分为三个方向: 

第一,砍掉社交支付、发行研报等业务。 

今年6月,Circle宣布将逐步取消对其社交支付应用程序Circle Pay的支持,最终在9月30日完全取消对这一业务的支持。Finance Magnates文章指出,开始砍掉最初的支付业务,“标志着Circle产品方向的显著转变”。 

9月25日,Circle在其官网上发表文章指出将暂停Circle Research项目,Circle官方表示“虽然我们在内容提供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现在是时候评估我们的贡献和整体战略了”。 

第二,转移P网业务运营主体,“流浪”百慕大。 

杰瑞米曾表示,70%的P网用户来自美国以外的地区,而美国SEC方面很容易将加密货币定义为证券,因此P网上的很多加密货币面临无法过审的风险,只能将P网的业务主体转移至监管环境更为宽松的百慕大。 

今年7月23日,Circle宣布P网将获得百慕大数字资产业务许可执照。 

据公开资料显示,百慕大地区在2018年就通过了数字资产业务法案(DABA),为加密货币行业提供了一个全面的框架。Circle还对外宣称,它是第一家获得百慕大F级(全部)DABA许可的主要加密金融公司,这也允许Circle提供支付、托管、交易等其他使用数字资产的金融服务。 

麻瓜派(ID:muggle_block)发现,市场给出的回应也很积极,大部分用户并不在意P网或Circle主体业务的转移,反而表示理解和支持。 

今日推荐 |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twitter网友评论 

第三,宣布重启Trollbox。 

2019年6月18日,杰瑞米在twitter宣布重新启用P网曾经关闭的Trollbox服务。 

据麻瓜派(ID:muggle_block)了解,Trollbox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这是P网推出的加密货币社交平台,人们在上面可以进行实时聊天,交流行业内部消息和交易信息。 

但P网于2017年6月份关停了Trollbox,理由是“减少对交易所如何处理用户资金的猜测”,因为Trollbox上的用户也会讨论关于P网的负面信息,例如冻结用户账户等。 

这个单方面关停举动并不被用户接受,直到如今,依旧有网友指责P网,他们认为“P网有Trollbox的时候是很辉煌的,关闭Trollbox之后就开始一路下滑了”“有Trollbox的那些年是很有趣的”。 

而今Circle决定重启Trollbox,一方面是由于此前有过做社交的经验,一方面也是为了通过建立社交来获客。 


今日推荐 |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twitter网友对Trollbox的高度评价 

砍掉早期的社交支付业务,“弃车保帅”;转移旗下交易所主体至百慕大,及时抽身;重启Trollbox,则是更为长远的打算。如今的Circle已经不是“支付宝”“金融巨鳄”,而是在加密货币赛道上越走越远。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杰瑞米频繁指责美国的加密货币监管环境不友好,但Circle却仍未放弃迎合美国监管。 

今年4月份,之前被Circle收购的股权众筹平台SeedInvest获得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授予的另类交易系统(ATS)许可证。而SeedInvest也是第一个获得FINRA批准经营二级交易市场的股权众筹平台。 

这也意味着,即使有了“逃离”美国的打算,Circle仍不死心,希望通过股权众筹平台的合规化来帮助实现代币证券化,进而使得融资更方便。彼时Circle发言人也对此表示,“这是实现代币化证券愿景的重要一步”。 

经历了一系列调整改革后,Circle的未来能行稳致远吗? 

比特币支付是个“伪需求”? 

今年5月份,The Block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指出,Circle正寻求1.5亿美元的融资,目前融资进展如何,外界并不知晓。 

但可以肯定的是,Circle未来之路依然充满挑战。 

最直接的挑战依然是监管。如今,美国对加密货币和数字资产的监管已经有了一定的框架,而且更加细致、深入行业。Circle想在美国深入发展,必须学习Coinbase的做法,密切联系且服从监管。 

否则,Tether就是前车之鉴——最近Tether不仅陷入了和美国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法律纠纷,还面临集体诉讼的危机,被要求赔偿投资者1.4万亿美元。 

其次,转型之后,Circle的发展重心将放到USDC上,但这样就必须面临与USDT等其他稳定币竞争的问题。 

截至目前,以太坊网络上的ERC20 USDC共计约4亿7600万枚。据Blockchain.com在2019年2月份发布的稳定币报告显示,稳定币市场中USDT占了2/3(约67%)的份额,USDC虽仅次于USDT,先所占份额却只有约9%。如何突围,占据更多市场份额,是USDC的挑战。 

今日推荐 | Circle转型:从高盛、百度追捧,到放弃比特币支付改做稳定币

图片来源:Blockchain.com

再次,即使Circle把业务主体移去了监管环境更为宽松、透明的百慕大,也并不意味着“绝对安全”。 

Facebook为了躲避美国严格的监管环境,将其数字货币项目Libra的运营主体设在瑞士。但上个月,瑞士却突然“变脸”,表示将对Libra采取“严格的监管措施”。 

出于同样目的把业务主体转移到百慕大的Circle,是否也会遭到百慕大监管机构的“背叛”?这些问题值得Circle认真思考。 

从Circle的历程,麻瓜派(ID:muggle_block)得出两个结论:一是加密货币创业最让人趋之若鹜的依然是交易所生意;二是加密货币支付并不好做。 

当初获得高盛、百度投资时,Circle的业务方向是比特币支付;比特币支付遇到问题后,Circle提出了“社交支付”,如今社交支付Circle Pay业务已经被砍掉。 

加密货币支付不好做。一方面,比特币支付市场很小。比特币本身最大的价值在于投资和保值,大部分人不会花比特币来购买日用品;另一方面,电子支付行业已基本成熟。例如,支付宝也接入了区块链技术,在东南亚市场开发了9个电子钱包。 

如今,暂时接下“沟通现实与虚拟世界”任务的是稳定币,Circle的未来将走向何方,我们也会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