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受阻 为我国CBDC发展留下了思考和完善的空间和时间

2019-10-12 评论

针对“Visa和万事达宣布退出Libra项目”一事,财经采访了犇睿资本创始合伙人褚康,褚康表示,VISA、Mastercard是世界三大银行卡组织的两大卡组织,其商户和持卡人遍布世界各地,几乎垄断了全球的银行卡清算市场,而且盈利能力非常强大。Visa、Mastercard本身就是从事跨境支付业务的机构,和Libra某种程度上是竞合关系,但我认为和Libra是“合”大于竞。VISA、Mastercard退出Libra,很大原因是迫于监管的压力,特别是来自于欧盟和亚洲地区的市场监管者。因为Libra本质上是互联网势力在和现有金融掌控者在争夺数字经济时代的货币“铸币权”。面对监管时,VISA 、MC不大会以上市公司整体的利益去与之抗衡。新金融体系不会也不可能直线建成,曲折和被摧残是新生事物必经之路。 不会对中国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产生消极影响。当然,我国的CBDC目前从技术路径、发行方式等都还没最终明确。央行自从Libra发布白皮书后频繁发声,这也是我国在数字货币领域希望从国家程度来占据舆论制高点和主观能动性。Libra目前所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也是为我国CBDC的发展方案留下了思考和完善的空间和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