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高涨行情下,他们亏了:高杠杆炒币9胜1败也可能清零

原文标题:《比特币高涨行情下 他们亏了:高杠杆炒币9胜1败也可能清零》

“2020年3月12日6点30分,我在家里吃饭。”现在想起来,来自湖北武汉的炒币者鲍先生还清晰地记得这一时刻。

和前几天的操作一样,他在交易系统里开了比特币空头合约,并设定了三十多倍的杠杆。这意味着比特币只要跌1%,他就能赚30%。而2020年3月10日以来,他已多次做空,并屡屡胜利。

彼时,新冠疫情叠加原油价格大战,比特币价格自2020年3月8日起连续两日暴跌。3月9日,比特币跌破了8000美元关口。

在收益的刺激下,鲍先生的杠杆越开越高,从十几倍、二十倍一路开到三十多倍。

“我当时拿着30多倍的空单,比特币已经跌到7300美元左右,家里喊我吃饭,我一边吃饭一边看盘,短短的一刻钟,我一看跌到6000美元多,就挂单抄底做多。在那一刻就是6点30分。”鲍先生说。

50多万的保证金瞬间爆仓清零,那一天,他一晚上都没睡好。

“怎么说我也是命不好吧,没有运气。”鲍先生将自己的爆仓经历总结为“运气”。

2020年3月12日6点30分“那一刻”之前,他一直都持看空态度,“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脑子就抽了”,就想“抄个底”。

而这样的“时运”,似乎贯穿了鲍先生的2020年。

尽管2020年3月12日之后到八九月之前,鲍先生赚了一些钱,但2020年10月在比特币站上14000美元之后,他不断一次性充5万或者10万元做多头合约,却一路不停爆仓。

在比特币交易系统中,几十万的钱似乎只是一个数字、一串代码,听不见“boom”的声音,数字就一次次在眼前烟消云散。

2020年至今,他大约亏损了200万。

与之相反的是,2020年10月下旬,比特币自11000美元高歌猛进,先后突破20000美元和30000美元大关,如今已来到35000美元附近。机构资金、散户资金源源不断涌入比特币交易市场,企图在当下疯狂的上涨潮里分一杯羹。

合约:“考验对自己的了解程度”

在加密货币交易市场,炒币者通常有两种炒币方式:现货与合约。

现货即直接买卖加密货币,低买高卖即可赚钱。而合约,则类似于期货。炒币者可选择看空(看跌)或者看多(看涨),存入一定的保证金,与交易所签署合约借钱做杠杆炒币。若实际价格与合约预测方向相同,炒币者就可获得加密货币涨跌幅度的几倍甚至百倍的收益。

与高收益相伴,“爆仓”是炒币者的噩梦。杠杆决定了收益,也决定了风险。

“它会设置一个爆仓价,比如开10倍(看多)比特币可能跌5%-7%可能你就爆仓了,开5倍(看多)的话,10%左右就可能会爆仓。”浙江金华的炒币者谭先生说,“新手对于合约这种未知事物,尽量少碰,就是要认知自己。”

来自浙江杭州的炒币者周先生坦然,杠杆就像和股票一样的,选股票是考验对这个世界了解得怎么样,但是做杠杆是考验对自己的了解程度。

“我不太信任自己。”他说。因此,周先生很少做合约,偶尔拿几千块钱做一两倍杠杆玩一玩。

鲍先生承认,一旦亏损一部分本金后,他对杠杆的把握就小了,“这种感觉对于很多亏损过的人来说,都会有同感,你只有加大杠杆,才能够快速的回本,但是加大杠杆就有风险,杠杆越大风险越大”。

“其实玩合约就是赌博,玩什么都是赌博,你没有财运就休息,就不要玩了。”鲍先生说。

他一贯的炒币方式是将全部本金都投入合约做杠杆,“有多少钱就玩多少钱。”

来自黑龙江的炒币者马先生给出他从爆仓中吸取的教训——一定要克制仓位管理,他如今一般投入持有比特币的10%去做合约。马先生认为,如果仓位管理不克制的话,时间长了一定会赔没的。

“你有1万的本金,每次都拿1万本金去赌,可能你10次中有9次都胜,就那第10次你败了,就会全部就清零。”马先生说。

尽管鲍先生知道这个道理,但他认为,那都是说给别人听的,“真的自己去玩的时候,只要碰到这个东西,就深陷其中。”

“你要么有别的赚钱方式,就干脆不要碰比特币。”他说。

暗处的风险

比特币价格仍在不断刷新历史记录,其他加密货币的价格也水涨船高。炒币者的造福神话成为吸引新人的“指路明灯”,但在行情大好的大趋势下,需要警惕的是,炒币风险仍在。

即使预测的涨势和实际相同,但做反一次比特币合约后,鲍先生的心态完全发生了变化:比如在熊市时,原本做空能够赚钱,但如果认为杠杆做太多或者跌得太快想抄底,这个时候抄底还是做空?

“做空的话,(跌得太快)已经离你当时空的位置很远了,抄底的话又怕继续跌。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很难受,这种感觉很难受。”他说。

2020年10月后,虽然鲍先生看多比特币,但他设立合约的杠杆大概有30倍、40倍,一旦比特币不拉升就很容易爆仓,而“真正来行情的时候,又舍不得去追高”。

“我看得很准,我在12月比特币17000美元、18000美元的时候,就一直看多一直看多,但是我怎么做的时候就跟自己想法不一样。一旦开了空单,亏损了就舍不得割肉,爆仓了后,充钱去追多又不甘心,”鲍先生表示,“自己手痒要做空,或者做多拿不住单,做多杠杆太高了,都是问题。”

2020年12月22日至25日,比特币在22000美元至24000美元震荡。鲍先生在看多赚了十几万的情况下选择了平仓,并做出可能深度回调的判断。

他选择了做空合约,次日本金2万多美元爆仓清零。这次,他选择暂时退出加密货币交易。

而在大涨的比特币带动下,第二大加密货币以太坊也受到了众多关注。

1月4日,以太坊迎来一波暴涨行情,从800多美元升至1100多美元。出于对以太坊未来走势的信任,谭先生在以太坊价格为1152美元时投入了70万元做看多的合约,杠杆在5-7倍,“比特币都这么涨了,以太坊肯定会猛涨。”

随即,以太坊价格跌至1000美元,谭先生直接亏损10%,并且亏损幅度还在持续增大。在亏损达到50%时,他选择了平仓。

不过对于谭先生而言,70万元是他认为个人可以承受的范围。

比特币与山寨币

在加密货币市场,有一种币叫比特币,其他加密货币则被称为山寨币,意思是比特币的衍生币。

周先生曾是山寨币EOS的信仰者。

2013年高中毕业,周先生收到父亲赠送的一枚比特币。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比特币,虽然父亲和他介绍说这类虚拟货币很厉害,但那时的他并不以为然。直到2017年,他才正式接触加密货币。

2017年,比特币牛市到来,以太坊的公链上各类山寨币层出不穷。当时有称作ICO的投资项目,和股市IPO类似,投资者只要参与就能得到10倍、20倍的回报。

“当时2017年就是这样子,大家都在捡钱,我本来是买的比特币,受不了这种诱惑就买了。”周先生说。他透露,手里刚毕业的几万块钱一度炒到了100多万。

而当时最大最受欢迎的山寨币EOS,价格不断在攀升,“从3块钱一路涨到了140块钱,基本上不停的,就多了很多信仰者”。

周先生也因此成为拥趸,他先后买了14万个EOS,从30元一直买到60元,手中的加密资产价值一度达到2100万。出于还想赚更多的目的,他并没有卖掉。

“从150元就一直跌,现在是20块钱一个。”周先生无奈说道。

2020年上半年,在持有EOS两年多后,他将手中的EOS以20元的价格清仓。大概成本是50元,每个亏30元,亏了400多万,加上中间参与各类买卖资源的产品的4万个亏损,周先生总共亏损600多万。

“一直拿着感觉也不大,但是猛然回首发现亏了这么多了,”他说,“心痛是肯定有的,但是这个也没办法,你做错了就必须得止损。”  

周先生说:“当时是心里还是很有信仰的,当时市场有这样一个误区:比特币涨的时候,其他的山寨币涨得一定更多,跌的话也会跌更多,我认为既然EOS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币,早晚会会涨回来,而且肯定会涨的更多。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马先生的第一个加密货币投资的“跟头”也是在EOS。他最初以60元买入,90元到120元也有购买一部分,最后“亏了80%”。所幸的是,他只投了2万块钱。

尽管5月之后,比特币的涨势下,周先生盈利了部分,但他的亏损至今仍未弥补回来。

周先生总结道,加密货币市场其实除了比特币外,其他大部分项目都是来骗钱的,他们赚了钱之后又会去买比特币,导致比特币价格会越来越高,其他币的价格是越来越低。他表示,之后可能基本上不会投其他加密货币的项目。

“3月12日之后,我当时就认清一个事实,我不再碰任何除比特币以外的币,以太坊可能也会偶尔的去玩一玩,但是除了这两个别的我基本上都不会再碰了。”马先生也说。

比特币信仰

以前,马先生是有比特币信仰的,但“自从赔了一次后没了”。

他表示,现在自己是“只提现不充值”,永远不会再往里充太多钱。

谭先生也否认了其比特币信仰。他认为,国家并不承认比特币,并且目前比特币出于“强庄控盘”,几分钟之内能从34000美元直接跌到28000美元。

他将选择在今年下半年退出加密货币市场,因为觉得“今年应该是近10年以内最高的价格”,“时间到了,泡沫终究会破掉。”

“我是有比特币信仰的,我认为比特币是不可能取代货币的,它和货币完全是两种东西,完全就不会去和货币竞争。但我是认为比特币会取代黄金,市值至少可以和黄金相当。”周先生则说。

不过,近期他不打算继续加仓,可能找个高点卖掉一点比特币,“改善一下生活”。

暂停炒币的鲍先生还希望能再次进入市场,不过要等行情稳定后。他说:“现在就不要追高了,虽然我认为它还会涨,但是比特币现在已经在疯狂的阶段了。”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是禁止交易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早在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此后,国内加密货币交易所逐步被关闭,而炒币大军也转移到了海外。不过,从国内多个判例可见,比特币作为一种数字资产还是获得法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