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卡、抓捕、反洗钱,币圈再临年关大考

2020-11-13 冻卡、抓捕、反洗钱,币圈再临年关大考已关闭评论

币圈风波再起。

10 月 16 日,OKEx宣布因部分私钥负责人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导致暂停提币。11 月 2 日,火币也被传出有高管被协助调查的消息。

加密货币的监管并非突然,早在今年6月,人人比特创始人赵东被警方带走,币圈OTC(场外交易)商家及用户接连遭遇冻卡潮,愈演愈烈。

“现在十个出金,九个冻卡。”

恐惧源于未知。一时币圈风声鹤唳,彷佛监管的重锤随时会落下。

而去年此时,币圈恰恰也面临考验:BISS交易所出事,官媒、央媒连番点名报道“区块链不是取款链”。

年关在即,本轮监管打击的源头是什么?又一轮重拳过后,加密数字生态将归于何处?

冻卡潮

谁也没有想到,全球排名前列的数字货币交易所OKEx也会出现“宕机”的时候。

10 月 16 日,OKEx从传出消息到暂停提币,仅仅过了不到半小时。留给OKEx投资人思考的时间并没剩多少。大多数人还在惊诧之时,事情已经发生。

一时之间,各大社群传出吃瓜、怒骂、嘲弄的各类声音。但更多人是被恐惧笼罩。

各大博主号召“提币”运动,正当人人自危之时,11 月 2 日,火币也被传出“高管被协助调查”的消息。

11 月 3 日,新京报援引多位消息人士表示,近期山西省吕梁市带走多位涉币案件人员。其中有人称,此前徐明星被吕梁警方带走调查原因是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11 月 9 日,TokenBetter官方微博表示,交易所负责人现正在接受四川省相关机构调查已20多日,情况未知。

此后,OKEx发布公告称,“市场针对OKEx私钥管理者已被刑事拘留的说法为谣言,目前正依法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开展调查”。

短短 1 个月,各大交易所接连出事,新一轮监管风雨欲来吗?

此刻,不止是交易所,整个加密货币圈都正在为冻卡一事惊扰,

“现在十个出金,九个冻卡。”有投资者表示,有人甚至在一个月被冻了四次卡,“一度怀疑自己快进去了”。

根据吴说区块链报道,近日多名OTC商因为登上央行“惩戒名单”,个人身份下的所有银行卡停止非柜台交易,“五年不得开卡,三年不得开通非柜”。

一位叫“澳门哥Andy”的加密博主自称因OTC交易被抓进去待了37天,后表示“从现在起,所有OTC业务全部暂停,以前的微信也暂时不用了”,关于买卖币和出入金一概不回复。

据悉,银行卡冻结分为两类:银行冻结和司法冻结。前者只需联系开户行解释资金往来原因即可,而后者往往是因为收到了来自电信诈骗、博彩的黑钱,当事人有可能要被请去协助调查。

“如无必要,近日尽量不要出入金。”如是呼吁禁戒在各大社群俯拾皆是。

“不仅出金被冻卡,连入金也被冻卡了。”出入金是加密货币界的源头阀门所在。而一旦出入金陷入管控,就等于掐住了币圈的命门。

一时之间,风雨飘摇,与此同时,比特币价格突破16000美元,创下2年以来的新高。

惊喜与恐慌并存,这个市场究竟怎么了?

无关炒币

2020年是反洗钱和打击跨境赌博的监管大年。

在9月24日第九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介绍了打击治理跨境赌博犯罪情况。

他透露,据初步统计,每年自境内流出涉赌资金超一万亿,部分涉赌团伙利用虚拟货币收集转移赌资,这类新型的数字货币通道不可冻结,匿名难以溯源,给打击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廖进荣指出,金融部门作为支付清算服务提供方,要加强账户管理、风控模型建设,提高识别异常交易高危账户能力。

“识别交易高危账户能力”中的“高危账户”,换而言之,是指涉嫌异常交易行为,比如深夜大额转账、频繁多人交易等特征。而这些特征恰恰符合币圈OTC交易的特征。

也就是说,政府打击治理跨境赌博的目标和币圈用户是高度重合的。

10 月 10 日,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联席会议全国“断卡”行动部署会,严厉打击整治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遏制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高发态势。

无论是跨境赌博还是电信网络诈骗,都与加密货币有着莫大关联。因为加密货币越来越多被应用于犯罪分子洗钱活动。

今年10月,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称已成功打掉一个跨境网络赌博和利用USDT(泰达币)跑分平台非法经营的违法犯罪团伙,该团伙利用USDT来充提赌资、转移资金、隐匿罪证,涉案资金达上亿元。

这些犯罪团队在购买转移加密资产时,都有可能和币圈OTC商家和交易所产生交易。那这些交易所和OTC商家会受到牵连吗?

大成律所肖飒指出,募集资金时,项目方或平台方对其所接收的资金至少具有审查合法来源的义务,即反洗钱业务。在未尽到该等义务时,项目方或平台方存在较高的被司法机关推定为“明知”的法律风险。

反洗钱潮之下,或许,这正是OTC出金难的关键原因所在。

有消息称,今年 6 月,人人比特创始人赵东则是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收益罪被警方带走。根据国际反洗钱组织的认定,我国防御洗钱的刑事立法内容既包括掩饰、犯罪所得、收益罪,也包括洗钱罪。

根据火星财经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徐明星被带走调查的真正原因可能与去年欧科集团香港借壳上市有关,当时一笔买壳资金借道山西一家地下钱庄,目前这家钱庄已经被警方立案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案件均并非直接发案,比如往年大家熟悉的虚拟币归零、带投私吞币。

肖飒律师指出,如今的币圈罪名,多是关联人、上下游出现问题,被警方或检方侦查,后来顺藤摸瓜,先将相关人员定位为证人,到办案单位配合调查。在配合调查的过程中,挖掘信息,发现其他犯罪线索,从开始的证人询问,过渡到对犯罪嫌疑人讯问。

有意思的是,与2019年年底的风声鹤唳相比,今年监管的重锤并没有直接指向数字货币交易所,只是案件牵涉的人员恰好是交易所的核心高管而已,交易所业务和公司员工并未受到影响。

据知情人士透露,上述人员都和外汇洗钱相关,正好触碰到全国对反洗钱资金链的治理。

“投资加密货币本身无罪。”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如今的严打和炒币本身没多大关系,但当加密货币和洗钱、跨境赌博扯上联系,相关人员也没法独善其身。

加密货币何处去

“一年了,一个案子结束了。”10 月 30 日,BISS(币市)交易所创始人BMAN在微博上感慨。

1 年前,BISS交易所集体“失联”,其主打“币股交易”和“会员制”。USDT可直接兑换成美股,无需开户和美元入金,涉嫌绕过个人购汇限制。

届时人心惶惶,官媒、央媒连番点名报道“区块链不是取款链”。但在不久后,BISS交易所被无罪释放,这被认为是监管释放的信号。

受BISS事件影响,今年以来,抹茶、BiKi等交易所均采用分布式办公,来规避任何潜在的风险。

而最近,在OKEx、火币等事件影响下,大部分数字货币交易所已暂停了针对中国的宣发活动。在比特币突破16000美元,创2018年1月以来的新高,但国内投资者的热情则略显萧条。

据知情人士透露,“无论是OKEx还是火币的高管都是因为涉及山西一个地下钱庄的案子,18年的事情,目前在协助调查”,他表示,“目前有交易所负责政府关系的GR人员已经到了山西,相信很快会有结果”,对于最终的结果,他表示,“保持乐观”。

该知情人士还表示,从办案经验上来看,每年年关都是各省市执法机关很在意的“时间节点”,年底将至,对于辖区内的虚拟币交易所及周边行业进行摸查,有合理性。

而此刻,全国上下跨境赌博和反洗钱的治理已颇见成效。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2019年全年反洗钱行政处罚金额累计 2.15亿元,而今年1月至4月累计处罚金额已超过2019年全年。仅2020年上半年反洗钱处罚金额就超过了3.7亿元。

近日公安部发文称,截至2020年9月底,全国公安机关共立各类跨境赌博案件88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万余名,打掉涉赌平台1700余个,打掉非法支付平台和地下钱庄1400余个,查明涉案资金上万亿元。

但是,在这上万亿的涉案资金里,又有多少是流入了数字货币交易所呢?

根据数字资产可视化追踪平台CoinHolmes数据,在10月份,各大数字货币交易所一共流入“可疑资产”(来自资金盘地址、暗网地址、赌博地址的资产)10.24万个BTC,合计14.64亿美元,流出“可疑资产”4.99 万BTC,合计7.13亿美元。

而剩下的5.22万BTC,一部分留在交易所等待处置,还有一部分被“混币”,变成USDT等其他加密货币,流入市场。

交易所被黑产攻陷,这些“可疑资产”如何监管?这恐怕是接下来各大数字货币交易所都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而接下来央行数字货币推出,法币变得管控可追溯。数字货币和法币之间兑换也将“有迹可循”,数字货币从业者又将面临新一轮考验。

*深潮TechFLow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本文所提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media/668653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