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家SBF:捐助拜登520万美金背后的意味

2020-11-07 野心家SBF:捐助拜登520万美金背后的意味已关闭评论

SBF

作者|龚荃宇

01

政治捐赠的潜在意图

11月5日,美国总统大选结果临近揭晓之际,一条劲爆的消息席卷了大半个加密货币市场,据竞选资金追踪网站Open Secret数据显示,FTX交易所创始人Sam Bankman-Fried(下文简称SBF)向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竞选活动捐款520万美元,其数量在 CEO捐款人 中仅次于彭博社创始人Michael Bloomberg。

同时,SBF还被媒体曝出是民主党超级PAC(政治行动委员会) Future Forward 的成员,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和前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同为该PAC的成员。

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来自外界的政治捐款是常见的政治行为,许多利益集团都会通过捐款等行动帮助看好的候选人竞选总统,以期对自身所在领域带来更多政策利好,进而获得更多经济与社会利益。

此番SBF对拜登阵营进行政治捐款,是加密货币领域人士在总统竞选活动已知捐款中最大的一笔,也反映出加密货币市场对全球社会愈发增长的影响力以及对更优政策环境的诉求。 过去一年曾有多名加密货币领域人士宣布参与总统竞选,但公关宣传意义大于实质意义,直接的政治捐款对行业更有成效。

尽管拜登迄今为止并没有明确表达过对区块链以及加密货币市场的看法,但另一名候选人特朗普曾公开在推特表示, 我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粉丝,它们不是钱,它们的价值波动性太大,且基础很薄弱。没有被监管的加密资产可能会促进未被法律管制的行为,包括毒品交易和其他非法活动…

这种态度也导致特朗普在担任美国总统的四年期间,没有在联邦政府层面推进任何对加密货币监管有利的立法行动,同时联邦政府为Facebook加密货币Libra以及比特币ETF的推出设置了诸多障碍 ,部分地方政府的金融监管部门虽有相关牌照制度,但审核流程与业务要求也极其严格,加密行业抱怨颇多。

SBF所创立的FTX交易所由于在加密资产衍生品交易方面进行了许多创新而激进的尝试,比如推出杠杠代币、平台币等,难以满足美国监管部门的合规要求,无法面向美国客户提供服务,对自身的发展空间造成很大限制。

此外,老牌期货交易所BitMEX的4位高管近期已经遭到美国司法部起诉,另一知名区块链项目瑞波近期亦声称正在考虑将总部迁出美国, 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在美国不受欢迎,SEC的立场只是粉碎并推开它,以至于我们正在斟酌把总部迁到一个监管更友好的辖区。 Ripple公司执行董事长克里斯•拉森公开表示,Ripple不想避开规则,只想在规则明确的司法管辖区运营。

另一方面,拜登实际上获得许多金融与科技公司的支持,Open Secret网站数据显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著名孵化器Y Combinator、知名对冲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与Paloma Partners等,反映出他们对拜登上任后推行新政的信心以及预期。

实际上,类似事件在过去的美国社会曾无数次发生,已经成为美国权力游戏与规则中的一部分。根据KelloggInsight研究,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石油公司、能源部门、化石燃料公司等都曾向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捐赠了大笔资金。在上任两个月后,特朗普即批准了备受争议的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建设。该项目曾被奥巴马总统终止,但是特朗普推翻这一决定并将其作为优先事项。

故而,SBF此番行为的目的不难分析,第一层面是他认为拜登当选对加密货币市场更有利,至少不再如同特朗普那般明确打压,第二层面则是试图凭此向拜登示好并拉近关系,为加密货币市场乃至自身的业务谋取更佳的政策环境。毕竟,这可是仅次于民主党内大佬Michael Bloomberg的第二大捐款金额。

02

交易思维的拓展

实际上,这次美国总统选举在SBF眼中不仅仅是影响美国加密货币监管政策走向的重大事件,也是为自身业务带来更多直接商业利益的 香饽饽

如果不是那个网站的突然曝光,SBF对拜登的政治捐赠仍然不为人知,他在美国大选中更多的影响力来自于FTX推出的总统选举合约。该期货合约于今年2月正式推出,允许投资者根据自己对大选结果的预期判断进行投资并获得收益,价值设定在0-1美元之间,如果用户以0.3美元的市场价购买特朗普获胜合约,在特朗普获胜的情况下,单张合约的价值将成为1美元,获利三倍以上,反之则会价格归0。

SBF

在该合约推出的大半年以来,拜登合约获胜合约的价格长期高于特朗普获胜合约,这反映出FTX的用户通过实际资金投入表达了更看好拜登在选举中获胜的意愿。同时,该合约几乎成为大量加密货币行业人士观察美国大选走势的主要窗口之一,诸多媒体都会对FTX交易所的选举合约价格走势进行报道,间接为该交易所带来大量的曝光率,吸引更多交易用户。

同期,SFB近段时间频繁在推特发表对于选举情况以及相应合约走势的观点,相当于为其选举合约产品造势,这些种种举措也的确收到积极的成效。11月4日,在美国总统选举最为激烈的这天,FTX平台涉及总统选举的四个合约产品总交易量即达到三千万美元以上,为该平台带来大量新用户与收入。

据The Block报道,一位FTX高层表示添加政治市场让FTX取得了一项额外收入来源,当一切尘埃落定后,FTX可能将从其推出的选举合约市场赚取超过100万美元收入。

经此一役,再结合已经推出的股权通证,FTX在覆盖 全品类商品二级市场 的目标上越走越远,加密世界衍生品交易领域的 创新者 先行者 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而这一切,很大程度都要归因于SBF鲜明的个人特质与交易思维。

根据公开资料,SBF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王牌专业物理学,此后又在知名量化公司Jane Street担任了三年的柜台交易员,ETF、期货、货币和股票等交易均有涉足,形成了训练有素、体系化的交易思维。 我习惯了交易的速度和反应,我的余生都围绕着这一点进行了创造。 SBF在采访中谈及这段经历时表示, 事情进展缓慢的时候,这肯定使我非常恼火。

17年底,SBF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相继创建加密量化公司Alameda与加密交易平台FTX,同时投资数十家加密公司,逐渐崛起为加密世界的重要实力之一,其快速的反应能力与丰富的市场手段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着重要作用,推动SBF在多个加密货币市场重要事件采取迅猛而果断的行动,显著拓展其利益与影响力。

在年中的DeFi市场爆发中,据链闻报道,SBF通过在去中心化借贷平台Cream Finance大量抵押FTT、SUSHI和SRM,同时借出价值不菲的ETH和USDT,以及UNI、MTA、CREAM、LINK等多种DeFi币,并在交易平台卖空获得巨大利益。不过,SBF也因此受到不少指责,例如在利用自己发行的中心化代币来操纵去中心化资产价格。

SBF

忙于交易与业务的SBF时常在公司睡觉休息

此后SBF在DEX项目SushiSwap争议事件中,通过在社区的积极建言获得项目创始人的信任,得到当时市场热度最高项目的私钥控制权,进而受到加密行业的空前关注,将自身以及FTX交易所的行业影响力再度提升一个台阶。

SBF在本次美国总统大选中的种种行动是其影响力拓展策略的延续,也进一步反映出他不再满足于在严重受限的加密世界内部拓展势力,开始谋求政治影响力来为行业及自身开辟道路。 从SBF拒绝多家媒体就政治捐赠事件进行采访、推特闭口不提的行为来看,他并不愿意向公众进一步展现自身的政治诉求与意愿,但这已然引发外界的诸多猜测。

如若SBF的举措发挥实际作用,这不仅仅是SBF与其公司的胜利,也将是加密货币行业发展水到渠成的一大利好,而SBF也大概率会在加密货币行业留在浓墨重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