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60天

【深度】吴忌寒重回比特大陆60天 :夺权、立威下的疯狂裁员配图(1)

图片来源:Pixabay

记者 |周伊雪

编辑 |宋佳楠

比特大陆的走向正像它所关注的比特币世界一样,变幻莫测。

去年十月,在废除联合创始人、前董事长詹克团在公司的一切职务后,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宣布重回比特大陆,并拯救这家身处“悬崖边上的公司”。

两个月后,作为拯救措施的第一板斧,比特大陆开启了新一轮大裁员。由于比特大陆在2018年底已经进行过一轮规模减半的裁员,因而社交媒体上调侃比特大陆称“一年一度的裁员又开始了”。

据界面新闻了解,此次裁员比例或高于50%,AI业务线几乎全员裁掉,仅保留少部分研发和产品团队。另据Odaily星球日报报道,AI团队将从360人裁至不到100人左右,成都、武汉、上海和深圳的AI团队近于团灭。从业务线看,AI研发分为芯片、硬件、板卡和服务器,其中100多人的服务器团队被直接砍掉,其他业务线也有不同程度地缩减。

一位比特大陆被裁员工告诉界面新闻,接到裁员通知后,很多员工拒绝签字,结果指纹权限被收回,无法进入办公室。深圳办公室30多人全部被裁,办公室也在15日退租。

比特大陆对此回应称,“比特大陆视市场情况及业务发展,会持续进行正常的人员调整。”

在吴忌寒重回比特大陆的60天内,比特大陆员工经历了从最初抱有期待到失望的全过程。IPO希望渺茫、矿机业务市场份额下滑近半,比特大陆能否被“拯救”仍是个未知数。

矛盾激化

很多比特大陆员工都认为吴忌寒与詹克团的矛盾在2019年初就已彻底解决。当时的说法是“和平分家”,两人约定互不干涉对方的公司。

分家后,比特大陆业务由詹克团全权负责,吴忌寒携部分核心人员出走,成立了一家新创业公司Matrixport,主要聚焦区块链相关业务,包括数字货币交易所、矿池等。比特大陆投资了吴忌寒的新公司。

但事实上,两人的矛盾从未真正化解。

接近吴忌寒的王路(化名)告诉界面新闻,吴忌寒对比特大陆很有感情,离开是因为詹克团将吴忌寒从核心业务中架空了。之前吴忌寒一直没有胜算挑战詹克团,暗自等待时机并联络其他投资人,最终在2019年10月29日这天彻底翻盘。

吴忌寒与詹克团在2013年联合创办比特大陆,两人曾长期以“双CEO”模式共同管理公司。吴忌寒负责销售、矿池、矿场运营等业务,詹克团则管矿机芯片、AI芯片的研发。在比特大陆公司内部,吴忌寒和詹克团各带各的人马,两方之间泾渭分明,人员几乎不会互相流动。

但在2018年,员工越来越多地感受到两位CEO之间的火药味儿,主要来自于对公司发展方向的规划。一位比特大陆员工曾告诉界面新闻,吴忌寒是投资出身,偏好轻资产业务,詹克团则力推AI芯片,并且两位老板的个性都非常固执,谁都无法说服对方。

除了在公司发展路线上存在分歧外,吴忌寒对于詹克团的一些做法早有不满。

王路告诉界面新闻,詹克团曾主导比特大陆在其老家福州做数字福州项目,而这类项目本该是阿里华为这样体量的集成商才有能力承接,而当时比特大陆人员规模仅有三千左右。詹执意将大笔钱投向这个项目,被吴忌寒认为是浪费公司的钱去实现个人的名利双收。后来,福州政府换届,引入另一家大型企业来主导数字福州项目,让比特大陆的处境变得非常尴尬。

类似这样的事情不断激化着两人之间的矛盾。

有一次,詹克团喝醉了酒,对在场的几名比特大陆高管说,“我已经实现财务自由,已经上岸了。”言下之意,对于比特大陆未来的发展以及能否上市,对他来讲都是身外之事,他的家人也已经移民海外。这种态度让一些公司高管和投资人感到失望,自然而然地逐渐倒向吴忌寒一边。

也是在詹克团全权管理比特大陆的2019年,公司现金流支柱矿机业务出现可严重问题。

首当其冲的是矿机滞销。一位前比特大陆员工透露,公司主打的蚂蚁矿机价格本就比竞争对手高不少,加上遭遇币圈寒冬,囤的很多机器都卖不出去。

另一方面,竞争对手杨作兴创立的神马矿机迅速抢占市场,与比特大陆形成分庭抗礼之势。“顶峰时期蚂蚁矿机市场份额达到70%,现在不知道有没有50%。而神马矿机市场份额上升很快,现在已经占到40%。”

吴忌寒“翻盘”

“我必须回来拯救这家公司,在悬崖边上把公司拉住。”在2019年10月29日回归当天召开的全员大会上,吴忌寒情绪激动地说。

前述员工回忆,对于吴忌寒的回归,公司员工以欢迎态度为主,有种“众望所归的气氛”。

公开信一经发出,吴忌寒便开除了比特大陆HR负责人(詹克团在2018年底引入的原华为HR),重新任命新HR负责人索超。

11月2日,吴忌寒再发第三封邮件,宣布全员加薪。

随后,他还召开了股东大会,废除了詹克团的特殊投票权。此前,詹克团和吴忌寒均持有比特大陆B类股票,其他股东持A类股票。B类股票拥有1:10的投票权。在废除詹特殊投票权后,吴忌寒阵营占据超过50%的投票权。

“昏庸固执不听取合理建议,自杀式经营造成天量亏损不服阻拦。”这一时期,吴忌寒也时常在朋友圈中痛斥詹克团。

据界面新闻了解,被解除职务时的詹克团还在深圳的安博会上参展,一开始并不相信消息是真的。直到确认后,立即飞回北京。11月7日,詹克团在朋友圈中首次发声称,“比特大陆是我们的孩子,我会拼尽全力保护她!我会拿起法律武器,让所有试图伤害和利用比特大陆的阴谋不能得逞!”

但在部分员工看来,吴忌寒的回归对比特大陆来说更多是利好。不久前,央视播出了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集体学习的新闻,这被认为是国家层面认可了区块链的地位。而吴忌寒在区块链圈子里比较有影响力。

甚至有员工在听到吴忌寒解除詹克团职务,并更改公司法定代表人时,第一反应是,“这可能是两个老板联合导的戏。”

不过,这种蜜月期并没有持续多久。

前述前比特大陆员工告诉界面新闻,吴忌寒带回来的一些Matrixport的人在两家公司同时任职,引起了不少比特大陆员工的反感。

之后,公司多位高管或被开掉或离职,这被员工解读为吴忌寒要清理与詹克团有关联的人。一时间,公司内部人心惶惶,气氛紧张。

疯狂的裁员

进一步加剧公司动荡的还有随之而来的大裁员。

据界面新闻获悉,比特大陆全体员工约1300人,一半以上可能会被裁掉,特别是AI业务线的裁员规模,完全超出了AI业务线高管的预料。

一位前比特大陆AI业务线高管张超(化名)告诉界面新闻,吴忌寒回归比特大陆之后,在AI部门全员会、高管会上传达的信息都是“AI业务你们正常做,我也不懂”。

当时传出的一份比特大陆公关稿中还提到,早在2015年初,吴忌寒就在内部提出要进军人工智能,并且启动了AI业务的探索。传达出的意思是,吴忌寒比詹克团更早看好AI,以此稳定军心。

不过,吴忌寒也提到,考虑到比特币产量将减半,公司现金流会受影响,需要做人员调整。当时AI业务的高管多数也认同詹克团主掌时期确实人员冗余,纠偏实属合理,于是提交了一批裁员名单上去。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逐渐失控了。

1月2日,就在比特大陆任命王俊为AI算法事业线CEO的前一天,裁员名单发生了巨大变化。

张超用“天翻地覆”来形容这种前后反差——原来仅仅“优化”的程度,变成了AI业务线几乎全线裁员。AI产品的交付团队裁掉八成多,销售团队几乎全军覆没,解决方案团队则全部被裁掉。至于裁员规模如此之大的原因,公司没有给出具体解释,只是说“战略方向调整”。

王路则告诉界面新闻,此次裁员并不是要清理詹克团的人,而是策略性裁员,目的是要保主营业务。

“对外说是战略收缩,回归产品研发。这种说法不管是不是真的,但是连解决方案、售前团队都全部裁掉,我认为比特大陆的AI是不可能做起来了。”张超说。

据张超透露,比特大陆的AI业务在2019年非常有起色,全年营收做到八九千万,而2018年全年AI业务的营收仅有几十万。主要原因在于国内2019年开始兴起扶持国产芯片的潮流。

当时其他AI芯片独角兽公司由于起步晚,还处于芯片“练手”阶段,而比特大陆的AI业务核心AI芯片已经历经三代,打磨成熟,可以规模化销售。借着国产替代这个机遇,比特大迅速做大了AI芯片业务的营收。

大裁员消息曝出之后,1月7日,一直没有更多动作的詹克团发布了第二封公开信,反指责这是“近乎自杀的错误决定。”

“比特大陆全体员工约 1300 人,Al业务线人员不到一半,而友商都是数千人的团队。以如此精悍的小团队支撑起一个如此实力和规模的Al业务,怎么可能因为Al业务暂时还没有盈利就要优化呢?没有投入,哪来的产出?”詹克团说,“为了比特大陆员工以及股东的利益,我必须站出来了。”

多位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詹克团目前正在积极拉拢比特大陆被裁员工,但还没有做出下一步行动或者计划。

据媒体报道,詹克团还在去年12月9号召开股东大会,要求罢免现有董事,选举他为唯一董事,但是因丧失多数投票权遭到否决。在被废除特殊投票权后,詹克团于12月在开曼提起诉讼,要求法院认定这项决议无效。目前双方正在诉讼中。

因为两大股东之间的诉讼,比特大陆于2019年年中开启的IPO进程也被中断。当竞争对手嘉楠耘智成功登陆纽交所,第一大矿机厂商比特大陆IPO的希望却越来越渺茫了。

“IPO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了。尤其是面临法律诉讼,不解决诉讼问题,比特大陆就根本不可能IPO。”王路说。无论最终哪一方夺得绝对控制权,但比特大陆亟需被“拯救”已然成为了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