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 谁在撑起5亿美元的数字货币借贷市场?

2020-01-16 今日推荐 | 谁在撑起5亿美元的数字货币借贷市场?已关闭评论

文 | 黄雪姣

数字货币借贷,简单而言,即抵押 BTC 等数字货币来借款。

从事相关业务的,海外在贷规模最大的是 Genesis,国内入场玩家也不少,知名的如真格基金投资的贝宝金融、比特大陆系的 MatrixPort、老牌钱包币信及最大的场外借贷商之一人人比特(RenRenbit)等。

他们多于 2018 底-2019 年初的“熊市下半场”进军市场,生而逢时地承接了矿工“舍不得卖币,又要使用法币缴纳各类费用”的借贷需求,而后又在年初的小牛市中消纳了 IEO 质押抽签、借币炒币的需求,规模日见增长。

“保守估算,诞生于 2018 年年中的(数字货币中心化)借贷现在已有 4-5 亿美元的在贷规模”,数位借贷商向 Odaily星球日报出了相近的数字。

眼下又到了币价横盘、矿机销量不振的节点,各大矿商纷纷推出 0 元购、分期付、矿机抵押贷款,背后提供资金的正是一众已成气候的借贷商。“如果这个需求能持续,只消一两个季度市场的规模就会翻倍。”贝宝首席执行官 Flex Yang 预测。

除了以上专业机构外,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也相中了这块蛋糕。

Odaily星球日报获悉,OKEx 在一两个月前已推出了专门的借贷业务,并在四川等矿工集中的地方跑马圈地;更早之前,8 月 22 日,赵长鹏表示币安将开展借贷业务。

需求长存,玩家众多,对借贷人而言,借贷商条款各异,产品花样多,应如何选择,又有哪些风险?Odaily星球日报将在文中一一剖析。

今日推荐 | 谁在撑起5亿美元的数字货币借贷市场?

穿越牛熊的借贷

数字货币抵押借贷,作为一个通用的金融工具,在 2018 年末的熊市开始大批涌现。其第一个成功验证的场景是矿工借贷。

贝宝是当时进场的玩家。据 Flex Yang 介绍,2018 年 9 月,业内关于熊市下半场的判断已经明晰,市场交易量持续萎缩,针对囤币党的借贷业务忽如一夜春风来,“最多一星期听到 10 多家借贷商出来”。

经过一番调研,贝宝发现,这些借贷商多就着平台的流量做,面向散户。“但比较矛盾的是,借贷不是散户的刚需,他们需要的是百倍币,而非一点点周转资金。”

基于这一判读,贝宝转而从持币大户、矿工群体切入,最终在“借贷大队”中淘到了“第一桶金”。据贝宝金融介绍,至 2019 年 4 月,平台已有 2700 万美元的未偿贷款,其中 90% 的借款人是矿工。

矿工的借贷需求主要有两点:一是熊市惜售但需维持日常开支,二是短时需大量周转资金。

越到币价低点,惜售的心理愈发明显。

2019 年 12 月 18 日,比特币跌至年初大涨以来的新低——6492 美元。矿友群里不断有行情图跳出,红柱醒目,矿工沈一波见状,发了个表情包给大伙“共勉”。

今日推荐 | 谁在撑起5亿美元的数字货币借贷市场?

作为一个 3 年的老矿工,沈一波走过了完整的牛熊周期。在他看来,不能把赚到的币攥到牛市,就相当于把到手的钱扔水里。像沈一波这样的矿工或币民又被称为“死多党”。对他们而言,比特币潜在的上涨空间远比借贷利息值钱,于是,越来越多矿工在挖到币后选择抵押借贷而非“挖卖提”。

而对于王银亮这样的矿机经销商,因短时需大量周转资金而借贷更是家常便饭。

“你到华强北各个档口看看,哪家矿业没个几千万的周转资金。”王银亮举例道,经销商上要提前给矿机厂商打钱订货,下要到市场上大批收机器。

就在前几天的某个晚上,王银亮突然听说有批货在出售,价格实在优惠但量不小,当时他手上的钱不够,多等一会很可能就被人买了。怎么办,王银亮选择将自己的比特币积蓄拿出来,抵押换点过桥资金。

来到币价横盘、矿机销售不振的眼下,借贷又迎来第三个场景——作为买矿机的“标配”服务。

12 月 7 日,比特大陆在客户答谢会上披露了矿机分期购政策,依据订单量不同,客户购机最高可享 20% 的首付优惠。半月后,嘉楠耘智也宣布和贝宝推出分期购,甚至是激进地实行 0 首付,当然,为了风控安全,使用这些服务购买的矿机需托管至指定矿场。除矿商外,一些大矿机经销商如挖易矿业也在提供类似服务。

在上述三个场景外,抵押借贷在杠杆套利及各种投资机会中也有用武之地。

用借贷套利就类似于交易所的杠杆。如果你对比特币未来的走势看空,那可以来抵押比特币借贷,把借到的币卖掉,等跌了之后再买回来,赚取差价;如果你看涨的话,也可抵押个比特币借到更多比特币,待币价上涨后卖掉,赚取差额。

“去年,贝宝借贷需求增长最快的三个月,6-8 月,即是套利需求带来的。”Flex Yang 表示,“现在我们平台上套利客户借贷的资金占比将近一半,已经超过了矿工。”

除此之外,业内某品牌借贷业务负责人还介绍了两个用例,一是 2019 年股市开年大涨,币市正低位横盘,于是,不少币民通过抵押借贷的方式套出现金,短暂离场、冲入股市捞金。第二个特殊节点是,2019 年上半年 IEO 大火,吸引了不少比特币等主流币用户参与。其参与的方式不是将仓位换成平台币,而是将手中的主流币抵押、贷出 BNB 等平台币去参与抽签。

“在发生特殊事件时,平台的借贷规模能比平时上涨很多。”该负责人表示。

综上可见,无论牛熊,借贷玩家已发掘出多个场景的需求,帮助自身稳步向前。也可以说,借贷是难得的建基于币之上,但又鲜受周期影响的业务。

借贷商综合情况一览

市场机会纵然不少,但国内小有规模的借贷商已不下 10 家。

据 Odaily星球日报观察,根据背景不同,国内借贷商可大致分为三类:专业数字货币金融服务机构如贝宝、MatrixPort;钱包/托管等服务商如 RenRenbit、币信钱包;交易所如 OKEx、币安和 Gate.io。上述言及,OKEx 的借贷业务近日已悄然启动,币安和 Gate.io 则在提供杠杆借贷时开通提现功能,也即用户可将借款中占本金 66%(币安)的资产变现使用。据一位借贷人士分析,交易所这么做很可能是为了服务客户的需求,否则想借贷的客户很可能提币到其它平台质押。

沈一波是体验过多个产品的借贷大户,他表示自己使用借贷产品,主要关注借贷商三方面的指标——借贷平台或者说质押物的安全性、利率、质押率和强平线。

和安全性直接相关的是平台的信誉和其托管方式。在这方面,国内借贷商的优势略有不同。

贝宝金融是有雄厚的投资方如真格基金、光速中国作背书,托管方面采用离线的多重签名存储私钥,在部分业务场景中会和合规的第三方托管机构 Cobo/Onchain 创建共管钱包,并给用户提供存储质押物的观察地址。

MatrixPort 的托管是自有的“银行级别”多签管理方案(“金库级别的物理安全、三大洲分布”),在推出伊始便自称“已安全托管十亿美元级资产(应是比特大陆旗下个各业务的资产)”。

但论及资金托管规模,币安、OKEx 等交易所自然更大。币安还有“盗币发生后 100% 赔付”的信誉,从这点看它的安全性在币贷企业中应该是最高的。但数币杠杆容易出现短时插针从而让用户爆仓的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用交易所杠杆来借贷的安全性。

今日推荐 | 谁在撑起5亿美元的数字货币借贷市场?

在平台安全性差异不大的情况下,利率、质押率和强平线的差异便成了用户考察的主要方面。 

利率决定了资金使用成本,在这方面,在交易所如币安上借 USDC 等稳定币的利率最低(7.6%),在币信借 BTC 等非稳定币的利率最低(3%)。

据某品牌借贷业务负责人介绍,因 USDT 波动小,BTC 等资产波动过大,因此借款人普遍借 USDT 等稳定币,否则,借出 BTC 时一枚价值 1 万美元,1 个月后若是涨了,借款人得花更多钱来买币还款,风险不可控。于是,币信等平台上就出现了低利率借 BTC 的“优惠政策”。

“这对于想用杠杆做空的用户来说不失为一个好工具。”该负责人补充道。

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大陆系的 MatrixPort 和交易所类似,用户提币时会扣手续费,借贷时会收以 BTC 计价的手续费,一旦交易即收取,故此,一位用户笑称其为“砍头息”(出借人借给借款人 10 万元,但在给付借款人时会直接扣除 2 万服务费)。

最后聊聊质押率。质押率和强平线决定了本金能撬动的资金量以及安全阈值。

比如,在 RenRenbit“闪电贷”上借 BTC 的质押率是 60%,也即抵押 1 个 BTC 能借出 0.6 个 BTC 的等值 USDT。

但作为质押物的 BTC 等资产常常波动过大,比如抵押时 1 枚币价值 1 万美元,借贷商出借了 6000 USDT,过两周比特币腰斩(值5000 USDT),那借贷商岂不要亏损?为免除这种风险,借贷商将设置质押率告警和强平线。

以贝宝为例,其初始质押率为 60%,当币价下跌的时候,质押率会上升(质押率=贷出资金/抵押物实时价值),上升到 85% 时,贝宝会提醒客户增加质押物补仓,降低质押率,或是直接提前还款。如客户不作为,待质押率升到 90% 时,贝宝即对抵押物以当前价格出售清算。那强行清算的最后资产,被用来补足借贷人的未结清利息和短时行情剧烈波动带来的穿仓风险。

在上述所举借贷商中,币信的质押率和强平线最高。

如上所述,压低质押率是为了降低用户在遭遇剧烈行情时被强平的风险,压低强平线是为了维护平台利益。但币信在这两个方面的风控都颇为大胆。

币信一位业务人员对此解释道,“有不少用户不厌恶风险,我们就给这样的用户提供高质押率,借出更多资金,质押率到 95% 才强平是因币信聚合了各大交易的深度,截至目前还没有一次极端行情让我们穿仓。”

借贷市场发展前景

从供给端而言,借贷产品已经相对丰富和完善。未来,市场能否增长,仍需看借贷端是否会有持续需求。

因为目前画像清晰的最大借贷群体仍是矿工,这就要聊到挖矿收益,和背后的币价、算力两大因素。

“如果最近大家面向矿业推行的矿机分期购需求能爆发,只消一两个季度,借贷市场的规模就会翻倍。”Flex Yang 预估。

对此,大矿工老K 并不乐观。

老K 认为,而今矿机价格已到新低,厂商越“优惠”,说明销售形势越不妙、市场越悲观。“此时,人家给你机会负债挖矿,除非你对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币价、全网难度有信心,觉得挖矿的净收益减去还款额+利息还有盈余,你就借。要不然,到时身负巨债,收益又面临减半,陷入破产清算也难说。”

的确,在这个靠天(币价)吃饭的市场,又逢减半的变数,加杠杆确应审慎。

但老K 也点出了借贷业务在矿业的一些机会。

比如,一些大矿工看准币价下跌有人离场,那么在收矿机甚至矿场的过程中会产生资金周转的借贷需求。

Flex Yang 也赞同矿业不同节点带来的机会。2019 年初,不少用户到贝宝上借款,就是为了布局丰水期。

此外,资产端的持续探索和创新,也是是吸引增量资金、壮大市场的一个筹码。

贝宝在这方面有过尝试。

“据我们了解,国外的数字货币借贷利率较低,所以我们会和国外的借贷商跨区拆借,由此降低了资金供应端(资金来源)的成本,从而降低借贷产品端的利率水平。”Flex 表示。

据 Flex 介绍,从一开始到现在,其利率基本从 15% 降到了 10%,降幅达 30% 以上。而后,其从国外拿到的便宜资金又通过同业拆借流向同行,理论上能降低行业的整体借贷成本。

在同业的相互竞争及合作之下,我们有理由相信,借贷市场的场景和产品将愈发丰富且用户友好。而广阔的加密货币市场,对于方兴未艾的借贷产品而言,仍有较大的市场空间。

市场发展之下,Odaily星球日报也提示广大投资者,慎重选择相关产品,警惕风险。

2019 年 12 月 27 日,北京证监局发布的进一步防范虚拟货币交易活动风险提示中点名了部分相关业务。

“近期,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面向境内居民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通过数字货币抵押推出零息借贷、双币理财等项目,严重违反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扰乱经济金融秩序。”通告指出。

双币理财、零息借贷等宣传“突破业内同类产品收益率”的产品需要投资者警惕辨别,擦亮双眼。更要警惕那些“以投资理财为名,行暗箱操作、跑路之实”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