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炒币救不了美图》

作者:李信

“总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美图公司在大举购入加密货币后,董事长蔡文胜在朋友圈表示。 

不过,这只螃蟹的美味中带着风险。美图在短暂享受加密货币带来的浮盈后,迅速陷入了亏损。 

5月24日,美图因炒币亏损1300万元人民币登上热搜,美图公司的股价也随着加密货币涨跌陷入波动。 

“股价不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而是与其投资的虚拟货币相关,股民则会对这家公司的大方向产生怀疑,对公司的形象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曾向媒体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长期以来美图公司处于亏损状态,直到2020年才宣布首次盈利,全年净利润为6000万,而此次因炒币,美图相当于亏掉了一个季度赚得的利润。 

炒币

这些年,美图也在探索各种商业化路径,但发展均不顺利。如今,美图的电商业务已经全面关停,短视频业务不温不火,社交尝试仍在探索中,医美业务则刚刚起步。 

至今,美图依旧没有为自己找到一条良性的商业化之路。或许是因为营收压力,美图选择用炒币的方式来赚钱,但加密货币的暴涨暴跌,美图能够承受得住吗? 

显然,炒币不能拯救美图。公司的发展,只有靠稳固的业务体系才能持续运转,美图也只有持续不断寻找新的业务突破口,才能持续站在牌桌上。

炒币从浮盈上亿到亏损上亿,美图炒币大起大落 

美图已经成了“炒币”大户。 

今年以来,美图已经三次高调宣布买入加密货币。 

3月7日,美图第一次购入加密货币,其中包括379枚比特币,买入价为47214美元;15000枚以太币,买入价1473美元。 

3月17日,美图第二次购买,其中有386枚比特币,买入价为55946美元;16000枚以太币,买入价1775美元。 

4月8日,美图又花费56922美元,购入了175枚比特币。 

至此,美图已经持有超过940枚比特币,平均买入价约52610美元;持有31000枚以太币,平均买入价约1629美元,总投资总额已经达到1亿美元。

“这应该算香港上市公司第一家购买BTC数字货币吧,也算是全球第一家上市公司把ETH以太坊作为货币价值储备。”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对公司购入加密货币颇感自豪。

炒币蔡文胜朋友圈,图源网络 

美图在购入加密货币后,也的确短暂吃到了币圈暴涨的红利。今年4月13日,加密货币行情最好的时候,比特币价格一度冲破6.3万美元大关,以太坊也突破2200美元。 

按照此价格来计算,美图持有的加密货币资产,最高浮盈达到了2748万美元(约合1.77亿元人民币),而美图公司2020全年经调整的净利润才6090万元人民币。 

这也难怪蔡文胜持续不断购入加密货币,毕竟炒币不仅比公司业务赚钱,而且来钱还快。 

然而,炒币的钱,来得快去得更快。 

从5月12日开始,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接连暴跌。 

5月19日,币圈更是遭遇“血洗”,比特币家园数据显示,当日过去的24小时,加密货币市场有22万人爆仓,爆仓金额高达122亿元。 

据连线Insight了解,当日比特币跌破39000美元关口,24小时跌幅超过14%,当日最低仅30000万美元/枚;以太坊也没好到哪里去,同样跌破2900美元关口,跌幅超17%,当日最低为1750美元/枚。 

按照最大跌幅计算,当日美图公司持有的加密货币,一度浮亏1969.1万美元(约合1.27亿元人民币)。 

仅过去短短一个月,美图就从浮盈上亿人民币,转而变为浮亏上亿人民币。 

为此,早已淡出用户视野的美图,还因投资加密货币亏损,一度登上热搜。 

甚至,在投资平台上,还有个人投资者发出质询:“什么样的决策让美图公司在高位投资比特币?” 

不过,至今美图也未回复加密货币出现巨额盈亏的相关问题,也未发布有关卖出虚拟货币的公告。

炒币

在5月25日,美图业绩发布会上,美图公司CEO吴欣鸿表示目前没有计划继续投资加密货币,因为董事会批准的额度是1亿美元,暂时只有这些额度。 

今年以来,美图的股价也随着加密货币的涨落而波动不断。在美图3月宣布重仓加密货币后,3月8日美图股价涨幅一度超过14%,而进入5月以来,美图股价一路下跌。截至发稿,美图公司股价为2.04港元/股,自今年高点4.50港元/股暴跌55%,已经腰斩。 

在业绩发布会上,吴欣鸿还表示,“购买加密货币更多是做一个资产配置,以及对海外业务的布局,不会进行短线的操作。” 

这意味着,美图短期内不会卖出加密货币,但加密货币市场的剧烈波动,对美图来说或许是个不定时炸弹。 

炒币美图炒币,兵行险招 

“所有人都遗憾错过了腾讯,后悔当初为什么不买腾讯,眼看它从3.7港元涨到现在。这个也很有可能会在美图身上重演,从用户数来看,美图也有足够大的空间。”2016年,美图上市时蔡文胜放出如此豪言。 

但如今,美图不仅股价长期跌破发行价,其用户数也大幅缩减。 

据美图2020年财报显示,美图月活跃用户总数为2.61亿,同比下降7.6%。对此,美图解释称绝大部分下降是由于印度的月活跃用户下降所致,因为若干应用被印度政府禁止。 

分产品来看,美图各个产品的用户数均呈现下滑态势。2020年,美图月活跃用户为1.15亿,与2019年的1.16亿相比下滑1.5%;美颜相机月活跃用户为6185万,与2019年的6680万相比下滑7.4%。 

炒币

不仅是国内产品用户数在下降,美图海外产品BeautyPlus(美颜相机海外版)月活跃用户也下滑至5514万,与2019年的6614万相比下滑16.6%。 

或许是主营业务持续低迷带来了经营压力,早在2011年就接触过比特币的蔡文胜,开始兵行险招,想通过投资比特币来为公司创造利润。 

曾几何时,作为风险投资者的蔡文胜,在2014年投资okcoin,购买了第一块比特币。此后,蔡文胜与众多区块链高端玩家混迹在一起,开始坚信区块链才是未来。 

为此,在2018年初,美图发布了区块链方案白皮书,表示将基于AI技术打造区块链生态;2月,美图还上架了一款区块链钱包产品“贝客钱包”。 

蔡文胜也没闲着,他在当时名震一时的“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积极讨论区块链技术。 

在一次群分享上,蔡文胜直言:“区块链是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大的泡沫……而泡沫也是推动技术革命的催化剂……每次泡沫过后,这些行业都能真正改变这个世界的发展。我们只能拥抱泡沫,不参与才是最大风险。” 

如今的蔡文胜,选择拥抱泡沫,但这个泡沫,并不好把控。 

加密货币的大起大落,早在多年前就上演过多次。在2013年4月某一天,比特币在24小时内,从233美元骤降至67美元,降幅高达71%,而导致这一事故的直接原因为交易平台Mt.Gox自身问题以及黑客攻击。 

当年11月,比特币价格突然从原先稳定的120元左右,提升至1150美元。当所有人都欣喜若狂时,12月中旬,比特币价格又直接出现腰斩。 

梳理比特币诞生之后的历史,可以发现加密货币的涨跌幅度巨大,影响因素也较多,如交易所遭遇黑客攻击、大盘回调以及政策监管风险都会影响加密货币价格。 

此次,美图也正是因为加密货币的暴跌,进而亏损严重,而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上市公司,美图用以投资加密货币的资金,也有部分是来自股市募集,也就是说美图其实是用股民的钱在投资加密货币。 

用股民的钱购买加密货币,赚了是公司利润,赔了也有股民承担部分风险,这自然会引起争议。  

蔡文胜这种激进的风格,也让美图吃过不少亏。

2018年,作为美图董事长的蔡文胜一反常态参与了美图战略发布会后,开始操盘美图的一系列业务调整,其中主要包括停掉电商业务,以及关闭手机业务。 

要知道,当时手机是美图最赚钱的业务,因此内部反对声音极大,但手机业务还是被蔡文胜放弃了,而美图也一直没能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 

炒币美图T9手机,图源美图CEO吴欣鸿微博 

直到2020年,美图才宣布实现创办以来首次全年盈利,当年净利润为6000万元。 

不过,在盈利背后,美图的主营业务已然陷入增长瓶颈。2020年,美图全年实现收入12亿元人民币,其中在线广告收入为6.8亿元人民币,占比56%。但对比2019年而言,在线广告收入却同比下降了9.5%。

可见,美图不仅主营业务呈现疲态,也没找到新的增长点,而如今蔡文胜再次兵行险招,美图或许已然经不起折腾了。

炒币困境中的美图 

作为一款工具类产品,美图拥有可观的用户数,在2016年上市时,美图就已经累积了4.5亿月活用户。但也是因为作为工具类产品,美图始终陷于商业化困境。 

正因如此,美图一直在进行各种商业化尝试。 

2013年,美图发布了第一款MeituKiss智能手机,当时国内手机市场格局还未稳定,各个品牌涌现,美图手机凭借出色的拍摄功能,赢得了不少市场。当年,智能硬件即为美图带来了5130万元的收入,也由此开启了美图智能硬件3年高增长的红利期。 

到2016年美图上市时,智能硬件收益已经达到14.739亿元,占总收入93.4%,但智能硬件增收不增利,美图手机业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加上国内手机行业逐渐稳定,主打拍照的美图手机逐渐被挤出市场。 

2019年,美图手机发布告别信,表示将在年中关闭手机业务,将品牌独家授权给小米集团。但在美图2020年财报中,吴欣鸿表示与小米的独家授权已经结束,美图未来也不再进入手机的制造销售行业,美图就此退出手机业务。 

除了手机业务,美图的短视频产品“美拍”也在时代潮流中没落。

炒币美拍App 

早在2014年,美图就上线了短视频产品“美拍”,当时一度蝉联App Store免费总榜冠军,最高月活一度达到1.5亿,还与秒拍、快手被外界成为短视频传统三巨头。 

然而,美拍没有保持住高开的势头。2015年,美拍被新浪微博间接屏蔽,用户使用美拍分享的微博只有博主本人可见,这让美拍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此后还由于内容违规整改不力,主动在安卓与iOS应用商店下架停更30天,这给了美拍致命性的打击。 

美拍的付费用户也由30多万人,骤降到13万人左右,商业化能力急剧萎缩。 

与此同时,美图的核心产品美图秀秀,也随着智能手机拍摄性能不断提升,进而丧失了竞争力,而且作为工具性产品,美图秀秀难以实现较好的变现能力。 

在主营业务难以实现商业化的情况下,美图一直在探索新的变现渠道,其尝试过电商、社交、医美等各个行业。 

2017年,美图进军电商,推出主打B2C2C买手模式的“美铺”和个性化定制平台“美图定制”,但由于定位不清晰,美铺未能达到预期效果。 

美图迅速将美铺转变为主打AI测肤功能的“美图美妆”,想通过推荐化妆、护肤产品,实现自营电商闭环,但同样因为效果不明显,运营不久就关闭了。 

美图定制原本是想通过美图系拍摄软件中产生的海量图片,为用户提供定制的图片产品服务,比如将图片印染在抱枕、衬衫等,但这一想法很快被证实为伪需求,美图定制也很快停运。 

此后,美图又开始推行“美和社交”战略,意图将美图秀秀从工具类产品变为社交类产品,同时还宣布进入医美行业。

炒币

显然,美图的各种商业化尝试,并没有帮助其脱离困境,反而加剧了其亏损程度。 

相关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9年,美图公司累计亏损了121.26亿元。尤其是在上市前后的2016年至2019年间,公司净利润分别亏损62.61亿元、1.97亿元、12.55亿元和3.97亿元。 

如今的美图,可谓主营业务面临下滑,新业务也仍在探索期。在多重压力下,美图或许希望投资比特币翻身,但这显然不现实。 

加密货币行业暴涨暴跌的行业特性,不仅会影响公司的财务情况,更可能影响公司的原本运营。 

稳固、有增长的业务才是一家公司赖以生存的重要指标,这是美图必须要继续探索的事情。    

作者 连线Ins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