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 比特币矿工“出海谋生”

文︱乔安娜

自从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要求“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后,着实让矿工慌了手脚,不知该何去何从。

新华社评论称,打击虚拟货币挖矿,不仅需要地方政府主动发文叫停挖矿行为,切断增量;还需要推出包括电价、土地、税收、环保等多方面的综合措施,推动存量企业有序退出。

根据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的数据,截至2021年5月17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大约是134. 89太瓦时(1太瓦时为10亿度电)。如果把比特币挖矿视作一个“国家”,它在全球国家耗电量排名中居27位,已超过瑞典的耗电量。

由此来看,比特币挖矿成“吞电巨兽”,这对电力系统似乎是一个负担。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我国的比特币“矿场”算力约占全球的七成左右,大多分布在新疆、内蒙古以及四川的火电、水电资源丰富且电价优惠的地区,已成全球比特币挖矿的集中地。

而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作为重要的监管信号,十多天来,矿圈的神经一直是紧绷着的。一方面多家矿企纷纷剥离国内相关业务并传出出海计划,另一方面寄希望于监管不要“一刀切”,让整个行业“平稳着陆”。

比特币挖矿生意难

近几年来,比特币挖矿的电力需求激增,造成局部地区电能紧俏。而“矿主”为了节省电费支出,像“候鸟”一样迁徙追逐廉价的电力资源,在矿圈自成一景。

实际上,这是由PoW机制所决定的。正因为如此,从始至终比特币挖矿都处在“囚徒困境”当中。

具体来说,按照比特币的算法,其系统会自动调节难度,使得出块速度稳定在10分钟左右,由全世界所有的矿工共同竞争记账,而新出块的比特币奖励会发放给成功记账的节点。

为了公平,矿池模式则将成功记账之后的比特币奖励按照接入矿池的矿机算力占比进行分配。于是,接入矿池的矿机算力越高,获得的比特币奖励就会越多。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投入挖矿的算力越大,获得比特币奖励越多。这便产生了“囚徒困境”,使得全网算力越来越高,耗电量不断增长,也成为被外界诟病的所在。

我国比特币矿场大多分布在火电资源充足的新疆、内蒙古以及水电资源充足的四川等地。2017年以来,比特币矿工可谓命运多舛,频频遭到电力供应、监管政策以及加密市场行情等因素的影响,收益一波三折,矿工亦几经洗牌。

举例来说,四川甘孜境内因水电资源丰富,在矿圈有“世界矿都”之称。不过,在2019年底,甘孜就发布了《甘孜州积极做好迎峰度冬保电工作》通知,对枯水期电力供不应求做出规范。同时,由于该地丰水期电力资源丰富,矿工积极参与当地“消纳示范区”,消化了富余水电甚至弃电。

相较之下,内蒙古对比特币挖矿进行了持续高压监管。早在2018年,内蒙古就对比特币矿场进行了全面清退整治。上个月,内蒙古发展改革委官方公众号发布“关于受理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信访举报的公告”以及关于对《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公告称,为深入贯彻落实《内蒙古自治区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部署要求,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充分发挥群众监督保障作用,完善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情况举报渠道,自治区能耗双控应急指挥部办公室特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全面受理关于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信访举报。由此可见一斑。

比特币挖矿内蒙古就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

不过,比特币挖矿也对当地经济产生了积极作用。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在其微博上就表示,目前许多挖矿地区,例如西北与西南地区,地方债务与弃电非常严重,比特币挖矿对于贫困地区的财政、就业、居民收入等都有不小的帮助,也有助于新能源设施获得收益,进一步扩大规模。

水火电上演“冰火两重天”

最近,新华社紧盯币圈,连发数篇文章。新华社在发布的文章中提出,打击虚拟货币挖矿,不仅需要地方政府主动发文叫停挖矿行为,切断增量;还需要推出包括电价、土地、税收、环保等多方面的综合措施,推动存量企业有序退出。并认为,不能让高耗能“矿场”挤占宝贵资源。

其言中之意,是要把电力资源用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刀刃”上。对此,专家建议,电力资源充沛的地区可以建立市场准入、互联网企业用电大户监测、互联网异常流量监测等多维度常态化监测体系,加强源头把控。

在监管“严”字当头下,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发布关于召开虚拟货币挖矿有关情况调研座谈会的通知。通知称,根据国家能源局有关要求,为充分了解四川虚拟货币挖矿相关情况,我办决定组织召开研座谈会,将于 2021 年 6 月 2 日上午进行。

业内分析人士表示,在此“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之际,该会议变得尤为重要,吸引了整个行业注意力。

据金色财经报道,其就四川座谈会一事采访了一位四川资深矿工。该矿工透露,目前总体来看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今天四川主要是讨论电站弃水的严重性和损失等问题,此外新华社文章“有序退出”也给了很大的想象空间。目前来看,至少基于四川实际情况,丰水期肯定是能过渡过去的,当然电价方面也会有成本增加的必要性,所以当前对于是否能继续挖矿和矿机的安全方面还是确定的。

由此来看,虽然暂时避免了“一刀切”式的从严治理,但警报并未解除。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用火电的矿场在劫难逃,而用丰水期富裕水电的矿场则有可能幸存下来。因为,一方面,我国实行环境保护“一票否决”制度;另一方面,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任务还很艰巨。

资料显示,2020年12月21日,国务院发布《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清晰描绘了中国 2060 年前实现碳中和的“路线图”。该路线图分“三步走”,即2021年到2030年,实现碳排放达峰,2031年至2045年快速降低碳排放,2046年至2060年深度脱碳从而实现碳中和。

新华社报道称,当前,不少发达国家已实现碳排放和经济增长“脱钩”,但我国仍处于碳排放增加阶段,尚未达到峰值。与很多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从碳达峰到碳中和的时间要缩短几十年。

“从大的电力供给格局来看,火电必将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上述分析人士认为,内蒙古、新疆等地的火电挖矿有可能会被彻底清退。

矿工“出海谋生”

监管出手重拳打击比特币挖矿之下,目前国内多个矿场传出出海计划。业内人士评论称,继比特币定价权去中国化后,挖矿的记账权再去中国化,今后比特币挖矿将更加分散。

据新华社报道,一名“币圈”人士告诉记者,最近有不少“矿主”已考虑关停“矿场”或转移到海外了。他们准备漂洋过海,将“矿场”搬到俄罗斯、芬兰、加拿大等当地允许且电力过剩的国家。

来自SlushPool矿池的爱德华·埃文森表示,最近有300-400MW的比特币矿机与他取得联系,寻求在北美和欧盟的某些地区安置机器,还有一些人准备将机器运送到哈萨克斯坦。新疆的机器转移到中亚附近地区。从Bitmain和MicroBT发出的新机器,会被运送到北美。前往北美的机器通常会按照中国的惯例,以便宜的“全包”托管价格寻求传统的数据中心。

爱德华·埃文森称,中国的算力并没有下降,而是在移动。比特币算力在全球范围内分布越来越广泛,减少了攻击媒介,并减轻了人们对新疆煤炭能源使用的担忧。

“经过本次监管潮,已下定决心将矿机转移至欧洲某国。”一位不愿具名的矿工告诉核财经APP,他表示,一方面,那里水电供应丰富,使得降低了挖矿成本;另一方面,该地区常年气候寒冷,矿机在大部分时间里可以自然降温,不仅降低了运维成本还有助于延长设备寿命。

此外,某国外矿机托管服务商表示,由于中国矿机出海,该公司旗下矿机托管业务最近异常火热,闲置产能已经售罄,目前正在积极增加产能规模以应对客户需求。

与此同时,矿圈的“亚洲区块链挖矿圆桌会议”将于近日召开,呼吁行业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合作,支持和推动可再生能源挖矿。届时,多位业内人士首次出席会议,讨论如何更好地监管比特币挖矿,支持和践行“绿色挖矿”理念。

近日,推特和Square创始人Jack Dorsey在迈阿密举行的比特币2021大会上表示,矿工必须盈利,获得廉价的可再生能源可以使他们的利润最大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