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acky McCormick

如果我告诉你,有一家公司拥有强大的网络效应,年收入增长 200 倍,计划提供 25% 的股息,并实施永久性股票回购计划,你会怎么做?你会对此感兴趣吗? 

这就是以太坊。它是世界上最吸引人、最引人注目的资产之一,但它的故事因复杂性和人们对加密货币的恐惧而变得模糊。

以太坊同时包含了如此多的东西,它们相互依存。以太坊区块链是一台世界计算机,是去中心化互联网 (web3) 的脊柱,也是 web3 的结算层。其原生加密货币 ETH 是: 

  • 互联网货币;
  • 以太坊网络的所有权;
  • 一场由 CEOs、艺术家、研究者、投资者和普通大众等参与进来的大型线上游戏中最常使用的 Token;
  • 产生收益;
  • 价值储藏手段 (SoV);
  • 押注于更多的链上活动或 Web3 网络的未来;

 由于以太坊同时包含了太多东西,使其很难理解。本文试图帮助读者理解以太坊。对于那些对科技企业、金融和策略感兴趣的人来说,它比比特币更吸引人,但这是有代价的。它比比特币更难理解,正因为如此,它没有得到像比特币那样的主流或机构关注。 

比特币是容易理解。它是数字黄金,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 (SoV)。它只是待在那里一动不动。

以太坊

 

这是它的价值支柱。它是不可篡改的、也是世界上最去中心化的资产。它是 OG (业界元老),也是最难攻击的链。基于这一点,你的比特币不会一夜之间消失 (尽管有观点认为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 (包括ETH) 可以被操纵)。只要别人相信它的价值,它就会继续有价值。从技术上讲,大写首字母的 Bitcoin 是指比特币区块链,小写首字母的 bitcoin 是指 BTC 这种加密货币,但总而言之,二者是相互依存和不可分割的。比特币区块链 (Bitcoin) 的存在是为了铸造和追踪 bitcoin (BTC)。它很擅长自己的工作。 

以太坊远不止是一种加密货币。它是一台“世界计算机”,是互联网的“价值层”。它让人们可以使用写入代码的「货币」来开发 Apps 和产品。如果你相信 web3 将继续增长,那么你就很可能会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太坊将成为一个新的互联网的结算层。也即是说,所有类型的交易 (transactions,也译作”事务”),无论是发生在以太坊或者另一个区块链上,还是甚至 Visa 上,都将转向以太坊来交换资金,并保存安全、不可篡改的记录。一年前,我可不会这么说。 

直到去年,以太坊的很多价值都还仅存在于理论状态,存在于在一个去中心化的全球互联网上可能发生什么的理念中。就我个人而言,我以前认为它是一种更有趣的东西,有点像比特币,但上行幅度更小也可能更高?因此,出于好玩在 2017 年买入 ETH 之后,我在 2020 年 6 月卖出了我剩余的 15 ETH,不亏不盈缺乏理解 = 打了一手弱牌 如你所知,我是个白痴。即使在最近的下跌之后,这 15 ETH 也价值超过 3 万美元。我错过了 10 倍的上行机会。不过说句公道话,你不应该投资这种东西,除非你了解它,而我以前不了解。我现在正开始了解它。 从那时到现在,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对以太坊从适度好奇转变为非常好奇和非常乐观: 

  • 用例的爆炸式增长:DeFi、NFTs 和 DAOs 已经成为以太坊的真实用例,并且在过去的一年中得到了惊人的增长。
  • 超健全货币随着即将实施的 EIP-1559,以太坊可能会出现通缩,消除其最大的货币弱点。
  • Eth2以太坊目前正在运行一条 (合并) 测试链,将在大约 6 个月后与 Eth1 链合并。届时,Eth1 链将从 PoW 切换到 PoS, ETH 持有者将捕获更多价值。
  • 叙事:围绕以太坊的叙事正在获得动力,并从加密用户跳入主流采用。上周,美国投资人 Patrick O’Shaughnessy (表示以太坊“比比特币有趣得多”)ARK Investment 分析师 James Wang (阐明以太坊4月份产生的交易费“与 2015 年的 AWS 相当”) 以及Bloomberg TV 主持人 Joe Weisenthal (在其最近的访谈中论述许多看好以太坊和 DeFi 的内容,比如为何 DeFi 可以吸引金融专业人士,而比特币却做不到这一点) 等人的叙述广受关注。本文是一个小小的额外推动。

 目前,以太坊正处于叙事的转折点,这对于任何区块链来说尤为重要。

我越来越相信 ETH 将是未来 5 年最好的资产之一。简单来说,这就是以太坊的 bull case (看涨面)

持有 ETH 就像持有互联网上的股票。随着 web3 的普及,ETH 的需求将会上升,而即将到来的变化 (包括 Eip-1559 的实施和 Eth2 的合并) 将会减少 ETH 的供应,让持有者捕获更多的价值。它就像是将科技股、债券、一张通往 web3 的门票和货币集于一身的存在。

为了对此进行更好地理解,我们需要了解为何以太坊将生存下来,为何其采用将增长,持有 ETH 上是如何产生收益,以及 ETH 与科技股之间的区别。下文中,我们将讨论: 

  • 以太坊是区块链中的 Excel
  • 持有以太坊如何“赚钱”
  • 正统性和林迪效应
  • L1 生态
  • 以太坊的 bull case
  • 风险、注意事项和结论

 要想让 ETH 有价值,让其 bull case 发挥作用,前提是以太坊需要生存和发展下去。它在早期就面临着来自其他一些专用 L1 区块链的挑战和竞争,过去的一周是可怕的。 为了理解为什么以太坊不会消亡,让我们从一个类比开始。 

01. 以太坊是区块链中的 Excel

以太坊

如果你要看好以太坊,你首先需要相信的是,它将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继续使用它,而且其他人也是如此。 

你将感到欣慰的是,以太坊就好像区块链中的 Excel。 

这个类比并不完全正确,在某些地方行不通。但对于我们的目的来说,这已经足够了。首先将其与比特币进行比较。 

比特币 (Bitcoin) 就像一个数据库。这就是区块链的本质 — 一个分布式交易账本。比特币区块链允许人们互相发送 bitcoin (BTC),并在任何给定的时间跟踪谁拥有哪枚 BTC。它还可以奖励 BTC 给那些保护数据库的人 (矿工),奖励他们将电力转化为解决数学问题的解决方案。它在一件事上做得非常好:追踪 BTC 的所有权。 

比特币有点像一个电子表格,很多人把区块链比作电子表格,但我说以太坊就像 Excel 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推动 Excel 发展了近 40 年的要素也存在于以太坊上 

首先是灵活性 (flexibility)。以太坊是一条图灵完备的、可编程的区块链,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智能合约构建成熟的应用程序。人们可以在以太坊之上构建各种去中心化应用 (dApps),使应用接通这条区块链和周围的生态系统,提供从安全、身份到支付的一切产品。去中心化金融 (DeFi) 应用、NFT 交易市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s)、游戏和虚拟世界等都可以建立在以太坊之上,都是由以太坊区块链的原生货币 ETH 推动的。 

这种灵活性真的很难做到。

Ben Rollert 和我写的一篇关于 Excel 在科技领域的持久力的文章——《Excel 永不消亡》(Excel Never Dies) [1],尽管这一领域通常每隔几年就会有新产品取代旧产品。我们写道: 

如果说从 Excel 中可以学到什么核心的产品设计经验,那就是将可用性和灵活性结合起来是非常困难的,但也是非常有益的….开发者的设计原则是让任何一款软件真正擅长于某一件特定的事情,故意将其功能限制在特定的领域,但 Excel 是这个规则的一个真正非凡的例外…

 你可以用“以太坊”一词来代替上述引用中的“Excel”,也说得通。以太坊早期的可用性挑战取决于其灵活性。 

除了这一产品理念,以太坊和 Excel 这二者之间还有一些特定的相似之处: 

  • 图灵完备性。如果一个东西是图灵完备的,这意味着它可以解决任何合理的计算问题。随着 Lambda 的引入使用户可以创建自己的公式,Excel 变成了图灵完备。类似地,通过以太坊,你可以编写智能合约来解决任何合理的问题。

 

  • 可组合性在 Excel 中,“你可以链接函数,将一个函数的输出作为输入传递给另一个函数,从而允许大量潜在的计算管道。Excel 每增加一个功能,Excel 的能力和灵活性就会成倍增加,因为新功能可以与大量现有功能绑定。”这与以太坊上的可组合性或“货币乐高”理念非常相似。

 图灵完备性和可组合性意味着你可以在以太坊上构建智能合约来计算任何东西,然后将它们链在一起,以更快的速度构建越来越复杂的东西。让引擎加速需要时间,但一旦启动它就能够快速前进。 

这就是以太坊正在发生的事情。多年来,以太坊在加密货币寒冬默默无闻地建设,面临着对这些东西有任何实际用途的质疑,而到了 2020 年和 2021 年初,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实际用例出现了爆炸式增长。分析师 James Wang 在其发布的《以太坊2021年Q1表现(Ethereum Announces First Quarter 2021 Results)[2]一文中强调了以太坊今年的进展:

以太坊图源:James Wang,《Ethereum Announces First Quarter 2021 Results》

这些绝对是巨大的数字,横跨广泛的以太坊用例范围。这是该领域势头和可组合性的标志,其中一个领域的改进会直接促进另一个领域的改进: 

  • 包括 Uniswap 等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s) 的交易量增长了 76 倍,从 2020 年第一季度的 23 亿美元增至 2021 年第一季度的 1770 亿美元;
  • 质押 (锁仓) 在 DeFi 中的总价值从8亿美元增加了 64 倍到 520 亿美元。
  • 除了 DeFi 之外,NFT 艺术品销售量增长了 56.2 倍,从 70 万美元增至 3.96 亿美元。

 以太坊网络的使用量在今年Q1季度出现爆炸式增长,虽然目前 NFT 交易的销售已经放缓,部分原因是高昂的 Gas 费用,部分原因是最初的狂热已经消退,但 DeFi 仍然强劲

 

以太坊上图:2021年以来以太坊 DeFi 应用的交易量增长趋势。图源:DeFi Prime

 从上图可以看出,从 5 月 1 日到 5 月 22 日,仅 Uniswap 和 Sushiswap 这两家最大的以太坊 DEX 就处理了 780 亿美元的交易量。今年 Q2 季度将会完胜 Q1! 

虽然以太坊网络的活动和交易量出现了爆炸式增长,但问题依然存在:这对 ETH 意味着什么? 

02. 持有以太坊如何“赚钱”?

 我很早就知道以太坊了。我在 2017 年首次买入 (然后卖出) ETH,但当时是出于投机目的,我当时并不理解以太坊。我对以太坊最大的疑问是它是如何赚钱的。在以太坊网络上的更多活动如何转化为 ETH 更高的价格? 

在不久的将来,更多的网络交易将意味着 ETH 持有者的更高收益和 ETH 供应的减少。但现在还不是这样。 

让我们从以太坊是如何运行开始,看看当前以太坊面临的挑战,有哪些被提出的解决方案,以及它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今天,当你想在以太坊上交易时,你需要使用 ETH 来支付 Gas 交易费。目前流通量约有 1.16 亿 ETH,其价格受到供需关系的松散影响。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以太坊网络上的更多交易意味着对 ETH 的更多需求,这意味着更高的 ETH 价格。 

当你交易时,如果你将 ETH 发送给另一个人,会发生: 

  • 你发送 1 ETH,对方接收1 ETH
  • 你需要支付 Gas 费,比如 0.01 ETH
  • 你在链上账户余额减少了 1.01 ETH,而对方的账户余额增加了 1 ETH。

 为了保持以太坊的运行,它使用 PoW 共识机制使节点对区块链的状态达成共识。比特币也使用 PoW,之后以太坊继承了这种机制,尽管比特币挖矿拥有比以太坊多 20 倍的矿工,因此更去中心化。 

我们知道,当别人通过银行将资金发生给你的时候,你的账户余额会增加,对方的账户余额会减少。PoW 也是实现了同样的事情,只是在 PoW 机制中不存在中心化的银行机构,而是存在一个分布式的矿工网络来对这些交易和余额更新达成共识,也即维护一个分布式账本 

为了做到这一点,世界各地的矿工竞相解决越来越困难的密码问题,以便在区块链上创建一个包含新交易的新区块,从而获取区块奖励和交易费。这些密码问题通常很难解决 (计算) — 需要消耗大量的能源 — 但很容易验证。当一个区块被添加进区块链中,该区块中包含的交易就正式成为了区块链账本记录的一部分。就以太坊而言,当前成功创建 1 个新区块的矿工将获得2 ETH(从一开始的 5 ETH 减少到现在的 2 ETH) 的区块奖励以及区块内的所有交易费用 

这些交易费用被称为 Gas 费,是人们为使自己的交易被打包进区块而向矿工支付的费用。当用户在以太坊网络上向某人发送 ETH,或者铸造一枚 NFT (非同质化代币),或者做任何需要在区块链上被验证的事情时,都需要支付一笔 Gas 费用。这些 Gas 费用于激励矿工来花费成本 (购买矿机、消耗电力等) 以解决密码问题和创建区块。 

所以目前,以太坊的价格是基于供应与需求的结合,以及矿工为保护这条链而付出的成本。要使用以太坊网络,你需要 ETH 来支付 Gas 费用;矿工将以 ETH 的形式获得新供应的区块奖励和你的交易费。矿工使用收入用于支付硬件、电力和税收等成本,并保留他们收入的约 5%。今天,大部分的价值归 GPU 制造商、电力公司和政府所有,而矿工的份额则接近于 0。 

1. 挑战 

当前的以太坊系统存在一些挑战: 

  1. 它很缓慢目前以太坊区块链大约每秒处理 19 笔交易。相比之下,Visa 大约处理 1700 笔。
  2. 它很昂贵最简单的交易需要大约 5 美元的 Gas 费,而当我在几周前与 Jack Butcher 将《The Great Online Game[3]这篇文章铸造成为一枚 NFT 时,其铸造和拍卖花费了将近 1000 美元的成本。
  3. 它是波动性的。Gas 费用是基于”最高价拍卖”机制的,且费用高低随时根据需求而变化。这使得交易费很难有可预见性。
  4. 它是通胀性的。与比特币不同的是,理论上可以铸造的 ETH 数量没有硬性上限,而 PoW 会铸造大量新的 ETH,这意味着网络增长会导致现有 ETH 持有者的价值被稀释。
  5. 它是环境不友好的。挖矿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
  6. 它是低效的

大部分花费在交易费用上的资金都离开了系统 — 矿工被迫出售他们赚来的 ETH 来支付电力、硬件和税收。

 尽管面临所有这些挑战,但以太坊仍然获得了广泛的采用,这一事实令人印象深刻,虽然这些仍然是真正的挑战。当我在 Twitter 上询问他人不买入 ETH 的原因时,许多的回复都围绕着上面的某一个挑战,最常见的是 Gas 成本和 ETH 的通胀性。 

此外,基于以太坊的 dApps 需求的增加 — 更多的 DeFi、更多的 NFTs、更多的 DAOs、更多的游戏 — 意味着产生更多的交易费但这些费用并没有真正惠及 ETH 持有者 —— 这些费用从系统中泄漏出去,用于支付矿工在 PoW 挖矿过程中实际的法币成本 

所以,今天的 ETH 价格是基于对更多 ETH 的需求,就像比特币和美元一样。它不像一家公司那样与收入挂钩,但很快就会如此 

2. 提出的解决方案:EIP-1559 和 Eth2 

比特币极大主义者们最喜欢的一点是,你无法真正改变它。他们不喜欢以太坊的一个原因是,你可以改变它。虽然这并不容易,但却是可能的。 

为了解决上述挑战,以太坊区块链将做出两项改变 

  • EIP-1559 提案将 Gas 费用分成两部分—— 基本费 (Base Fee) 和小费 (Tip)。基于 EIP-1559,每笔交易都会销毁基本费,而矿工 (很快就会是验证者) 将保留小费。这听起来很无趣,但此提案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因为销毁机制可能会使 ETH 通缩;此外,小费 (Tips) 还允许那些更看重区块空间的人支付更多费用 (以使自己的交易更快被打包),例如,这可能对试图执行套利的 DeFi 参与者很重要。该提议于今年 3 月获得批准,并将于 7 月生效 (作为以太坊伦敦硬分叉的一部分)。

 

  • Eth2 是对以太坊区块链协议的升级,将把共识机制从 PoW 转移到 PoS,并引入分片(sharding)。Eth2 有望使以太坊更具可扩展性、安全性和可持续性。以太坊 PoS 链 (也即信标链) 已经上线,预计将在 2021 年底或 2022 年初的某个时候与当前的 Eth1 链合并。

 PoS 是对如何保护以太坊网络、谁能获得回报等的转变。这种转变意味着,不再需要任何人通过解决数序问题来进行区块挖矿,而是任何 ETH 持有者都可以验证区块 (也即通过质押 ETH 成为验证者)。验证者通过保护网络来换取新铸造的ETH 奖励和交易的 Tips (小费)。PoS 也将更安全,因为验证者需要质押 ETH,如果验证者作恶则其质押的 ETH 将被罚没。尽管批评者称,这种质押 (staking) 机制会导致更多的权力掌握在那些持有 (并质押) 更多 ETH 的人手中,使得网络更不那么去中心化,因此也就更加不安全。 

在可扩展性方面,分片 (sharding) 的目标是通过创建 64 条分片链来并行验证交易,从而将吞吐量 (即每秒处理的交易量) 提高 100 倍。每条分片链只需要验证整条以太坊链的一部分,而不像现在的 PoW 以太坊链那样每个矿工都需要验证整条链 (注:也即需要每一个挖矿节点验证每一笔交易) 

此外还有第三方的第二层 (Layer 2) 解决方案,如 Polygon 和 Optimism,已经在努力加快交易速度和降低交易费用,它们主要是通过在链下分批处理交易 (也即在链下计算和存储状态),并定期将链下的大量交易「汇总」成一笔交易提交至链上进行结算 (虽然有些复杂,但这已经近在眼前了)。L2 解决方案可以将吞吐量再提高 100 倍,如果理论在实践中得到应用,那么 Eth2 和 L2 解决方案的结合可以使吞吐量提高 10000 倍 

总的来说,EIP-1559 和 Eth2 对 ETH 持有者来说可能是革命性的,因为它们提高了以太坊网络的性能,同时显著改变了以太坊生态系统中的价值捕获。 

3. 未来:「三相点货币」超健全货币 

2019 年,David Hoffman 写了一篇名为《ETH:一种全新的货币模式》的文章。如果你想更深入了解,你应该读一读该文章。在文章中,他引用了 Robert Greer 1997 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什么是资产类别?》(What is an Asset Class Anyway?) [4],该论文中阐述了三种资产超类 

  • 资本资产(Capital Assets) 是生产性的,能够产生价值或现金流。例子包括股票、债券或可出租的房地产。
  • 可转化/可消费资产(Transformable/Consumable Assets) 可以一次性消费,转化为另一种资产,其消费能够产生经济收益。例如能源或大宗商品。
  • 价值存储资产 (Store-of-Value Assets),不能消费,只能转让,它们的价值会随着时间和空间的推移而持续存在。例如黄金、货币、艺术品或比特币。

 Hoffman 认为,ETH,作为图灵完备的可编程货币,只要借助于 EIP-1559 和 Eth2,就可以同时成为这三种资产类别。他称其为三相点货币」(triple-point money)。三相点是指热力学中的一个概念,即在精确的温度和压力下,一种物质可以同时以固体、液体和气体的形式存在。 

也即是说,通过 EIP-1559 和 Eth2,ETH 将同时成为: 

  • 价值储存资产ETH 作为抵押品锁仓在 DeFi 中,以促成 DeFi 交易。例如,你可以向 DeFi 存入 ETH 来获得贷款或者向 DEX 提供流动性。目前,近 1000 万 ETH 被锁定在 DeFi 中。

以太坊图源:DeFi Pulse

  • 可消费资产:通过 EIP-1559,Gas 费的作用就像汽车里的汽油一样:任何时候当以太坊网络中发生什么交易时,支付的 Gas 基本费将被销毁,从而减少 ETH 的流通量。
  • 资本资产ETH 会在几个方面作为一种资本资产。拥有 ETH 代表拥有以太坊网络的“股份”,就像拥有一家公司的股权一样。一旦质押,ETH 将赋予其持有者成为验证者为网络执行验证工作的权力,并有权收取网络产生的费用。

 

以太坊图源:David Hoffman

 那么 ETH 如何赚钱?也即如何通过 ETH 捕获价值? 

使用 ETH 捕获价值的方法有很多,比如参与质押 (staking)、收益耕作、流动性池、验证等等,但让我们看看最简单的方法,也即像持有股票一样持有 ETH。 

一旦 EIP-1559 实施,且 Eth2 合并完成,ETH 持有者将通过以下几种方式捕获价值 

  • 小费和发行。小费 (Tips) 和新发行的 ETH 将不再被矿工用于支付硬件和电费成本,而是保留在系统中 (扣除税费),由参与质押 (staking) 的 ETH 持有者捕获

 

  • 销毁的 Gas 基本费。销毁的 Gas 将永久地从生态系统中移除一部分 ETH 供应量,并且在一定的交易速率 (即吞吐量增长) 的情况下,每年都会减少 ETH 的总供应量。

 我们下文将讨论这两件事对以太坊 Bull Case 的影响,但在此之前,我们需要了解为何以太坊具有防御性优势,为何其他 L1 公链无法偷走它的流量。 

03. 正统性和林迪效应

 由于以太坊的运行方式有点像企业,加上其原生货币 ETH 带来的额外收益,我们可以像分析企业一样分析以太坊的战略地位。简而言之,以太坊受益于品牌和网络效应 

今年3月,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写了一篇题为《正统性是最重要的稀缺资源》(The Most Important rare Resource is Legitimacy) [5] 的文章,他在文中表示,任何加密货币资产的真正价值并不来自实际拥有该资产,而是来自正统性 (legitimacy)。他这样定义正统性: 

正统性是一种更高阶的接受范式。如果某个社会背景下的人们广泛接受并在制定某个结果中发挥自己的作用,且每个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希望其他所有人也都这样做,那么在这种社会背景下的该结果是正统的。

 如果人们相信别人相信某件事,那么他们也相信这件事并据此采取行动就更加说的通了。在以太坊热门播客 Bankless 上,主持人 Ryan Sean Adams 和 David Hoffman 称正统性是“加密货币的万物理论”。他们列出了人们经常问的关于这个领域的一系列问题: 

  • 为什么加密货币的总市值超过了 2 万亿美元?
  • 为什么 NFTs 有价值?
  • 为什么你不能分叉出自己的比特币并使其有价值?
  • 为什么我们相信以太坊的货币政策只会朝着降低通胀的方向变化?

 Adams 和 Hoffman 认为,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正统性 

在其文章中,Vitalik 强调了获得正统性的六种方式。其中两项特别相关: 

  • 成效的正统性:如果某个过程的输出带来了令人满意的结果,那么该过程就可以获得正统性 (例如,有时以这种方式描述成功的独裁统治)。
  • 连续性的正统性:如果某事物在时间 T 是正统的,则默认情况下在时间 T + 1 也是正统的。

成效和连续性创造了林迪效应 (Lindy Effect),即某个事物已经持续的时间越长,预计它将可以持续的时间就越长。已经存在了一年的东西可能还会存在一年,但是已经存在了 100 年的东西可能还会再存在 100 年。 

这是一种可观察到的现象。相比于某个新的初创公司,亚马逊更有可能会在 30 年后继续存在;我们的孩子更有可能听披头士 (Beatles) 的歌,而不是听 Olivia Rodrigo (美国零零后歌手) 的歌;我们孙子的孙子的孙子更有可能品读苏格拉底 (Socrates),而不是阅读 Dan Brown (美国当代作家) 的作品。 正统性有助于解释这种林迪效应。一个东西存在的时间越长,人们就越期待其他人会继续使用它。此外,在《Excel 永不消亡》这篇文章中,我们还描述了几个原因也可以带来这种林迪效应: 

  1. 质量。有些东西就是比其他东西好,允许它们生存到现在的质量也会让它们在未来继续生存下去。
  2. 网络效应。随着人们认识到某个事物的质量,且随着它持续时间的延长,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它,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在它之上进行构建。这就产生了双边平台网络效应 (Two-Sided Platform Network Effect)。更多的用户吸引更多的开发者,更多的开发者吸引更多的用户,以此类推。

 对于 Excel 来说,这种网络效应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开发人员 (即在 Excel 中创建模型的人) 知道其他人在使用 Excel,所以他们在那里创建自己的模型,这意味着更多的人需要使用 Excel,进而意味着下一个创建模型的人更可能使用 Excel 来创建模型。 

就以太坊而言,以太坊上有更多的 dApps 就意味着以太坊上有更多的用户,而更多的用户意味着有会有更多的开发者构建 dApps,这是有道理的 

以太坊

 

iOS 也是双边平台网络效应的一个例子。拥有 iPhone 的人越多,开发者就越有可能开发 iPhone 应用程序,而 iPhone 应用程序越多,人们就越有可能购买 iPhone。在苹果的例子中,这种网络效应非常强大,以至于 App Store 一直对第三方应用的收入抽取 30% 作为佣金。虽然苹果已经这么做了好几年,但这种模式已经开始出现裂痕。《堡垒之夜》游戏的开发商 Epic Games 正在法庭上与苹果公司就该佣金问题展开较量,而就在上周,Twitter 也在推特上表示,苹果将从 Twitter 即将推出的 Twitter Spaces 功能中获得比 Twitter 自身还要更多的收益。不管是不是垄断,苹果的收费感觉像是榨取。 

而让以太坊的网络效应可能变得更强、更持久的是,它以传统软件所没有的方式调整了激励机制 

用户和开发者都持有 ETH,并从其增值中获益。随着 EIP-1559 的实施和 Eth2 的合并,ETH 的使用越多,ETH 持有者捕获的价值就越大。此外,ETH 价值越高,攻击以太坊就越难 

在《ETH:一种全新的货币模式》一文中,Hoffman 表示,支付给以太坊验证者的费用就像一道保护以太坊的墙:“这道墙的高度与网络产生的总费用高度相关,墙的高度也是攻击以太坊的成本。 

当我与 Solana (公链项目) 的战略负责人 Ben Sparango 交谈时,他更进一步向我解释说,底层区块链的价值要超过所有基于它构建的 dApps 的价值,这才符合所有相关人员的最佳利益。如果情况不是这样,坏人就会受到激励,不惜一切代价攻击这条区块链,以榨干这些 dApps 的价值。 

其中隐含的意思是:构建在某些区块链之上的项目实际上会受到财务激励,以支持底层区块链的价值,从而确保其项目的安全。这些应用不会为 AWS 或者安全软件付费,应用的托管和安全性由底层的区块链提供。这是一种不同于其他平台的网络效应。很难想象一款应用会自愿付费来推高苹果的股价。 

重要的是,对 ETH 的需求增加不仅会推高价格,还会将一些安全性责任从搭建者转移给投资者,从而增高这道墙,使网络更安全,增加在以太坊上搭建应用的吸引力,使 ETH 更有价值,然后进一步增高这道墙,以此类推。 

从定义上讲,大部分价值由 Layer1 (L1) 和持有 L1 代币的人捕获。这使得当前 Layer1 处于整条价值链中的首要位置,所有的东西都搭建在 L1 之上。 

正因为如此,也因为以太坊迄今存在的缺点,其他一些 L1 竞争链已经涌现出来,试图挑战以太坊的主导地位,或者至少试图夺取它的一些用例。 

L1 格局 

当我第一次把以太坊和 Excel 联系起来时,我没有意识到二者的相似性有这么深。在《Excel 永不消亡》一文中,Ben 和我写道:“Excel 的灵活性让企业可以在简单的电子表格中构建各种工作流程和流程。这为 B2B 软件行业创建了一个新兴的产品路线图。”其结果是 Excel 用例的拆分创造了总价值 5000 亿美元的诸多软件公司:

以太坊

 

类似地,一些区块链/L1也打算在以太坊薄弱的地方蓬勃发展。回顾一下,以太坊、比特币和其他区块链是 Web3 技术堆栈的 L1 (见下图)。对于比特币来说,除了闪电网络,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 L1。而对于以太坊来说,最神奇的是与 L2 (即应用层) 的交互。见下方示意图:

以太坊上图:Web 3 堆栈的不同层以及对应的例子。图源:readthedocs.io

 第二层是构建者们创造协议「乐高积木」和智能合约的场所,这些协议和智能合约可以集成到无数的组合和产品中,用于直接实现从铸造艺术品 NFT 到交易加密货币的任何事情,而不需要借助第三方。这也是 L2 可扩展性解决方案 (如 Polygon 和 Optimism) 存在的地方。 

当我在 Twitter 上询问有什么令人信服的理由不买入以太坊时,最常见的荒谬回答来自那些其他 L1 链的极大主义者,他们相信这些其他 L1 链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公平地说,在深入研究之前,我也曾认为其他 L1 链是以太坊最大的风险。但在与该领域的一些智者交谈后,并将这种情况与 Excel 进行比较,我认为最可靠的 L1s 是互补的,而那些试图直接竞争的 L1s 将彻底失败

 (以太坊) 直接的竞争对手中最主要的是 Cardano ($ADA)。很多人对我的推文回复是哄抬 Cardano。然后我看了看 Cardano 的网站:

以太坊

“Cardano 是一个面向变革者、创新者和有远见者的区块链平台,为大多数人以及少数人创造可能性提供所需的工具和技术,并带来积极的全球变化。”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整个网站都有着强烈的 Quibi (一家已经倒闭的短视频内容平台) 氛围。此外,它正试图通过智能合约和更快的速度直接与以太坊竞争,并且以某种方式基于同行评审的研究?不会成功的 

相比之下,Avalanche 和 Hedera 等其他 L1 链似乎是针对企业而建造的。这是一种有趣的方法,但对于以太坊的前景道路并不构成巨大威胁。 

不过,还有其他一些更有趣、竞争不那么直接的 L1 项目,旨在为以太坊无法很好地服务的用例提供服务。它们会对某些特性进行优化,并可能将以太坊作为结算层。其中两个采用了这种方式也是我最感兴趣的 L1 公链是 Flow 和 Solana。 

Flow 

当 Axiom Labs 推出第一个 NFT 用例 CryptoKitties (加密猫) 时,它们巨大的交易量造成以太坊过于拥堵,使得交易费用让买家不堪重负。为此,该团队成立了 Dapper Labs,并搭建了 Flow 区块链。 

Dapper Labs 及其 NBA TopShot 是最近 NFT 热潮中的宠儿。他们最近以 75 亿美元的估值进行了一轮融资,由 Coatue Management 领投,用于继续构建 Flow,并在其基础上扩展生态系统。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与一些 NFT 初创公司进行了交谈,他们正在 Dapper Labs 的资金支持下在 Flow 上搭建应用。这对双方来说都是双赢的:初创公司从这家在 NFT 领域大获成功的公司那里获得了资金和支持,Dapper Labs 则能够获得更多的 Flow 使用量和用户。 

在参加《Invest Like the Best》[6] 博客时,a16z 的合作伙伴 Chris Dixon 解释了 Flow 和以太坊可能如何互操作 

想象一个你正在其中玩游戏的世界,游戏中有虚拟商品,这些虚拟商品与 Flow 链交互。但之后你的一些虚拟商品会变得非常有价值。然后你说“知道吗?要是能把这些 (虚拟商品) 存进银行就好了。”于是你使用了一个无须信任的跨链桥 (bridge) 将它们转移到了以太坊网络,这是 NFTs 和加密货币在区块链之间移动的一种方式。也许我在以太坊上支付的费用要高一些,因为以太坊做出了不同的权衡。这是以性能为代价来换取更高的安全性

 随着 Flow 将更多非加密货币用户引入 Web3,Flow 和以太坊都将从中受益。 

Solana 

除了以太坊,我最兴奋的 L1 公链是 Solana (披露:我持有一些SOL) 

Solana 可能是目前运行中的最快、成本最低的区块链,每秒能够处理 5 万笔交易 (TPS),交易成本不到 0.1 美分,相比之下以太坊目前的交易速度为 19 TPS。 我与 Solana 的创始人兼 CEO Anatoly Yakovenko 进行了交谈,他告诉我 Solana 试图优化的是在极短的时间的即时抗审查,从而创造公平和开放的市场数据获取。他想为金融建立执行层,不一定要与以太坊竞争,而是要与纽约证券交易所竞争。至于这些交易在哪里结算,人们把币放在哪里,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和 Eth2 一样,Solana 使用一种 PoS 共识机制,但不同于 Eth2 或其他大多数可扩展性解决方案,Solana 是单分片的。所有事情都发生在同一条链上。他们通过使用一种叫做历史证明 (Proof of History,即 PoH) 的东西来实现这一点,PoH 不是一种共识机制,而是一种时间来源,或者像 Anatoly 解释的那样,它是“时间箭头在数学中的实现。”PoH 使用加密时间戳对 Solana 上发生的每笔交易进行顺序排序,从而提供可验证的排序,而无需所有节点同时达成共识。 

Solana 正在构建与以太坊的兼容性,这将允许 Solana 像一个以太坊 L2 网络那样运行,但具有 L1 的功能,包括以极低的费用直接进行 USD 存款。更多的入口匝道对整个生态系统是积极的,而以太坊位于这个生态系统的中心。 

就像没有什么能杀死 Excel 的核心用例,而很多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已经通过专注于特定的用例建立了业务那样,所谓的以太坊杀手无法杀死以太坊。相反,考虑到 web3 的本质和生态系统的早期程度,更多的互补链带来更多的需求是有积极影响的 

04. 以太坊的 Bull Case

 更多的需求和更少的供应将带来更高的价格。网络产生并销毁的费用越多,ETH 的供应量就越少。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码了很多文字,但如果你相信一些事情,那么看好以太坊的理由就是那么简单: 

  • Web3 将继续增长。有太多聪明的人创造了太多令人着迷的东西,如果没有这项技术,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实现的。
  • EIP-1559 和 Eth2 将顺利实现。当然也有风险,但人们似乎很乐观。
  • 以太坊仍将是 web3 的主要 L1。在这一点上,以太坊的网络效应太强大了,难以被攻克。开发人员、用户甚至其他 L1s 都正建立在以太坊之上或与以太坊兼容。

 1. 需求将继续增长 

从 2020 年 Q1 度到 2021 年 Q1,以太坊上的所有应用类别 (从 DeFi 到 NFTs 再到虚拟世界) 的需求都出现了大幅增长。交易费增加了 200 倍!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以太坊还处于可用性还很粗糙且费用过高的时候。从现在开始,情况只会变得更好,原因有几个。 

首先,假设 EIP-1559 和 Eth2 合并的一切都按计划进行,以太坊的交易速度将提高,Gas 费用将变得更低且更可预测。这样交易会更快速、更便宜。更低的交易费用和更快的交易时间应该会带来更多的交易量 

其次,即使我们刚刚经历的是一次泡沫,短期的泡沫从长期来看是有用的!它们吸引资金和人才进入这个领域,资金和人才将结合在一起,创造出能够吸引新用户和更多需求的新产品。仅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就看到了很多强大团队离开传统初创公司去创建 web3 产品,其中很多都是在以太坊之上。更多的产品和更好的体验将吸引更多的用户。ETH 是对这种增长的指数化押注,而不是押注于任何单个项目的成功。 

强劲的趋势、较低的费用、更好的体验和新产品 = 不断增长的需求。 

2. 更少的供应量 

对于许多看好 ETH 的人来说,这是论据的关键:EIP-1559 意味着 ETH 将变得通缩 

比特币发行量上限为 2100 万枚,这是比特币最强劲的 Bull Case。你不能像央行那样印发更多的比特币,其发行量是有上限的。为此,很多人称其为健全货币 (sound money)。 

因此,以太坊的供应量没有上限常常成为被抨击的一点。从理论上讲,足够多的以太坊用户可能会继续增发 ETH,从而增加供应量。如果你想拥有一种通胀型资产,为什么不直接使用法币呢,对吧? 

但是 EIP-1559 和 Eth2 对这方面来了个大反转。借助于 Eth2,与 PoW 奖励相比,奖励给验证者的 ETH 新发行数量预计将大幅下降。同时借助于 EIP-1559,通过在每笔交易中销毁 ETH,假设每日销毁 70% 的 Gas 费用,30% 作为小费 (Tips) 发送给验证者,那么每天销毁的 ETH 将超过新发行的 ETH 数量。在 EIP-1559 实施和 Eth2 合并后,ETH 的供应量实际上会开始减少 

它比健全货币更好,它是超健全货币。🦇 🔊

以太坊

 要理解这些数字,请查看 Justin Drake 创建的两个模型:ETH Peak Supply[7](ETH供应量峰值)The Road To 100M ETH[8](通往1亿ETH流通量之路)。直接来说,这意味着 ETH 供应的减少,符合不断增长或加速增长的需求,这应该会导致价值的增长。 

更加疯狂的是,如果人们和机构因为比特币作为一种非通胀的价值储存手段而持有比特币,那么如果这个超健全货币的论点起作用,他们会转而转向持有以太坊吗?以太坊能否反转比特币变成最有价值的加密货币? 

但 ETH 并没有止步于此,因为 ETH 不仅仅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 

3. ETH 持有者捕获的价值 

ETH 所有权还授予了 ETH 持有者成为验证者为以太坊网络工作并赚取一定份额费用的权利。 

在 PoW 中,矿工需要出售他们赚到的 ETH 以弥补成本。根据 Justin Drake 的另一个模型[9] (见下图),这造成了以太坊矿工每日 22,300 ETH 的卖压 — 这意味着每天有 22,300 枚新发行的 ETH 被抛到市场上,价值约 5000 万美元。而在 PoS 中,验证者唯一的成本就是税收,Drake 假设的税收是 50%,且每日新发行的 ETH 从当前 PoW 中的 13,500 ETH 降到 PoS 中的 2,100 ETH (基于2000万ETH被质押进网络中)。这将带来 PoS 验证者净卖压的降低,从每日 22,300 ETH 减少到 2,600 ETH。 

以太坊

 

此外,这些价值不会泄露到系统之外,而是由验证者捕获。Justin Drake 在另一个模型[10](见下图) 预计,质押 ETH 的用户可能获得 25% 的 APR (年化利率),包括新发行的 ETH 和 Tips 费用 

以太坊

 

小结: 

  • 以太坊具有强大的网络效应,随着其持续增长,将继续处于 web3 生态系统的中心,产生更多的交易量和更多的费用;
  • 随着对 ETH 的需求增加,它将成为一种通缩资产
  • ETH 将成为一种为持有者赚取高 APR 的资本资产

 

05. 风险、注意事项和总结

 我如此看好 ETH 资产的部分原因是,以太坊的潜力和技术令我兴奋。ETH 是 web3 的一张门票,但也推动我们不断深入这个兔子洞。我在投资中所追求的 (回报+参与+教育+乐趣 ) 可能与你所追求的完全不同。 

过去一周末显示了加密货币的波动性,以及一切仍与比特币挂钩的程度。如果你是想要使用 ETH 进行短线交易,过去的一周可能让你厌恶。而如果你是因为想要了解和探索 Web3,那么这是一个以半价买入更多 Tokens 并参与这场游戏的好时机。 

尽管我总体上看好以太坊,但以太坊实际仍面临着宏观和具体的风险 

在宏观方面,如果 Tether (USDT) 崩溃了会发生什么?如果政府普遍打击加密货币呢?如果埃隆·马斯克再次发推怎么办?在上周末的抛售中,最可怕的事情之一是没有一个明确而明显的催化剂。加密市场可以很疯狂。 

在微观和宏观之间也存在一个问题:如果早期采用者之外的人并不真正关心去中心化怎么办?如果像币安智能链 (BSC) 这样的更中心化的解决方案足够去中心化,表现更好,会怎样?毕竟币安智能链内置了数百万在币安交易的用户基数。 

在微观方面,以太坊面临一些真正的挑战。如果 EIP-1559 没有按计划实施怎么办?如果 Eth2 合并延迟了呢?如果分片不能按计划起作用,并且产生了比改进更多的问题怎么办?一种非常现实的可能性是,分片让构建在以太坊上的乐高积木变得不那么可组合,削弱了该网络这一最令人兴奋的一个方面 (即可组合性)。 

也许 ETH 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许多碎片化的 L2 可扩展性解决方案的采用。虽然 L2 方案具有显著提高以太坊网络性能的潜力,但它们提出了两个主要挑战,一个是对以太坊的挑战,另一个是对 ETH 的挑战: 

  • 以太坊:采用碎片化的 L2 解决方案可能会使可组合性更加困难,因为执行在 L2 中发生,在 L1 上结算,然后再返回到另一个 L2 上完成交易的另一部分。理想情况是,一个或者两个 L2 解决方案胜出,但采用多个 L2s 可能会加强以太坊的网络效应,同时也削弱产品体验。
  • ETH:L2 解决方案 Rollups 会将多笔交易汇总成一笔交易并在 L1 上结算,也许在 L2 上发生了 100 笔交易,而这组交易在 L1 上仅显示为 1 笔交易。这将使交易费用减少 100 倍,但前提是 L2 更好的性能和更低的价格带来交易量增加 100 倍,或者 L2 处理了那些以当前的 L1 速度和成本无法实现的新交易需求。

 无可否认,我对这个话题的了解还不够,不足以形成强有力的观点。这是一个需要更多探索的领域。但我希望这篇文章能改变你对以太坊的思考方式,让你想继续自己探索。这就是乐趣所在。

以太坊的叙事正在发生变化,ETH 的 bull case 将被理解。

作者 Unitimes